TXT小說區

主仆之间


emiria对主人marugarete极为忠实,正因为如此她每周返回到自己的封地一次的事情被原谅了——emiria不在的时候,noiendorufu城平时的副女仆长就作为临时的女仆长,对marugarete来说,这意味着吃饭和家务之类的事情质量降低。「emiria。地牢里那些抓来的男人让个给你,挑个你中意的带回去吧。」「这,这样可以吗……?」对女主人意外的好意,emiria感到吃惊。在她疑惑的时候,marugarete回答道:「是的,请度过……充实的假期,呼呼」marugarete一边显出轻松的笑容,一边返回了自己的房间。只有极为优质的男性才会成为noiendorufu抓捕的对象。对来自主人的意想不到的礼物表示感谢的同时,emiria选了一个男人——并不是所谓中意的人,只是,只是总觉的在意那个青年。於是emiria带着他,进入了驶向自己的封地的马车——当然,那个男人完全没有知道自己想法的余地。青年在摇晃的马车上迷惑着。他本来以为被noiendorufu城抓住的自己唯一的结局就是在那个冷酷无情的女城主的游戏中丧命。然而,救助了那样的他的——哎呀,是一个美丽的女仆。从被关进监狱的时候,青年就开始在意负责他们饮食的这个女性。黑色的俄罗斯风连衣裙配上白色的连衫围裙和白色的发饰,仪容也好,打扮也好,全都表明了这个慎重的女仆的身份。这个女人身上有种彷佛不在世间的气息——那是一种言语无法描述的寂寥感「你,到底——」为什麽她救了自己?她,到底是什麽人——完全不了解的事态,让青年的心中乱作一团。「……我叫emiria。这样就认识了,主人」那样自报了姓名的女仆,用洗练的动作垂下头。「emiria……女士?我的名字是——」在打算自报姓名的青年眼前,emiria举起白皙的手。「——不需要自报姓名。你的名字,什麽意义也没有哟——主人」「……!?」冷冰冰的声音平静的宣布着。青年体会到了彷佛背上结冰一样的心情。∩是,好像有那麽一瞬,emiria的气息里有温柔的东西出现。「那个……,我是主人吗?」〖虑到自己的境遇,很明显地眼前的emiria才应该是上位者。自己被尊敬的理由连一点都不存在。「因为除了那个以外,我不知道别的相处方法」这麽说着,emiria沉默了。并且,青年也沉默了。两个人默不作声的坐在咕咚咕咚摇晃的马车中。「好,好大的房子……」仰视眼前的地方,青年不由嘟哝着。耸立在那里的是彷佛里面住着大贵族的宅邸。光是外表,也是令人瞠目结舌的豪华。只凭住在这样的房子这样的事实,emiria在魔界的地位也可见一斑。「……没什麽好在意的。那麽主人,请走这边」青年在房子里被引导着。当然,里面也是惊人宽广。玄关拥有一眼看不到头的排满了豪华的日用器具的走廊——并且,府邸内完全感觉不到有人生活的气息。与其说宅邸不如说,是象被空置了的别墅一样的气氛。「emiria女士……这里其他的人呢?」「这里是魔界,性奴隶以外的人类是不存在的哟」emiria微笑着表达了自己的心情。青年,是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而且我既没有家族也没有同居者或佣人。这个房子,是我一个人在住」「是那样啊……」№广的吓人的宅邸内充满了与之相当的安静气氛。完全感觉不到生机,宽敞的房子里有的只是可怕的寂寞。这样光是走过玄关,也有种浑身凉飕飕的感觉。「那麽,这边——」在emiria的指引下,青年在安静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走廊上前进。各处的装饰上都有轻微的污渍,罐子之类的日用器具也堆积着薄薄的尘埃。「意外的脏……啊,对不起」对和emiria看起来乾净的印象不符的房子的内情,青年禁不住发表了发现自己失言的他立刻道歉着。「不用在意。我每个星期只有一次返回这里,没有打扫的时间」「对不起……」青年道歉之後无言的感慨着。她每周一次回到这个没有任何人的房子。这个连收拾的人都没有,宽广到不讲理的豪邸——「那麽主人请到这个房间的正中来」青年被引导着走到简直象监牢一样的舖着石制地板的房间。管阳光能从装有铁栅栏的小窗射进来,可室内依旧发暗。并且从附近可以看到扫帚和拖把,水桶,除尘器等扫除用具。杀风景的房间和扫除用具的组合,让人感觉非常奇怪。这里,是扫除用具放置处吗……?「正中,这儿……吗?」青年照emiria说的那样在房间中心站住了。那个瞬间,从顶棚有什麽发出哗啷哗啷的声音伸过来。那是尖端上带有手铐的2个锁链——「什麽……!?唔哇!」完全没有把握状况的余地,青年瞬间就被手铐扣住了双手。他的身体被拉成『Y』字的样子,在那里被封住了行动。emiria只是安静地站着——右手按在墙上的开关处。无需置疑,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这是……什麽……!emiria女士……?」青年扭动身体挣扎着。∩是手臂被锁链所拘束,完全无法离开那个地方。「主人的身体,想必很污秽吧。有弄洁净的必要……」那下面的瞬间,青年看到到现在为止没见过的emiria的另一张面孔。在那个像冰一样冷,彷佛对一切都不在意的面无表情背後所具有的。象轻视男人一样的目光,以及象享受惊慌失措的青年的态度一样的态度。emiria,已经不打算遮掩作为rusakyubasu(不知道怎麽翻,大概是吸精魔女或者淫魔之类的意思··)对待男人的本能。「那样的衣服很碍事」emiria轻轻的抬起右腕,彷佛有把看不见的刀一样做了往下劈的动作。下面的瞬间,青年的衣服唰的被切开变成布片——就那样,散落在地板上。「唔,衣服……」「没有问题。之前已经为主人准备好了替换的衣服——」在冷冷诉说的女仆面前,青年的下半身裸体暴露出来。由於双臂被拘束的原因,也无法掩盖胯股之间。emiria定睛看着抽缩得厉害的他的阴茎扑哧的笑着。「e,emiria女士……?这是……要做什麽……!?」「说了要弄洁净吧?主人的理解力真差」伴随着冷冷地话语,她不知什麽时候拿来了抹布。并且将它浸入水桶里,充分使之渗入水分——从抹布胶粘地挂着线点的情况来看,那好像是某种充满粘性的液体。emiria,一只手拿着抹布走到了青年面前。「难……难道说……」打算用那个抹布擦——自己的身体!?青年,那样直觉着。弄洁净身体——她是确实那样说的。「要用抹布充分弄洁净肮脏的身体呢」emiria那样一边诉说,一边微微的蹙眉。「主人,不喜欢用抹布吗?」「喜欢不喜欢什麽的……!抹布之类,擦身体的东西的话……」对那样一边说着一边着急挣扎的青年,emiria报以冰冷的要让他打寒战的视线。「——主人,抹布是很合适的哟」并且,就那样往他的右肩压上了抹布。粘性很强的液体,与肌肤贴紧——「呀!!」对那个光滑的感觉,青年禁不住提高了声音。「那麽,擦……」那样说着,emiria开始慢慢地调动着抹布。粘粘糊糊一边沾湿他的身体,一边爬转的emiria的抹布。从右肩向右腕,左肩向左腕——一边使之沾满象化妆水一样的粘性液体,一边在身体上动转。「啊……!喂……!」青年在那个粘滑下感到苦闷不已。简直象爱抚一样的抹布裁判,惊人地舒服。「请别闹腾,主人……」emiria沿着青年周围一边转动,一边精心擦背和侧腹。当她的抹布到达胸部,在奶头上面慢悠悠的爬动时——「啊……啊啊啊……!」被袭击奶头的刺激令青年喘息着发出声音。「唉呀?乳头立起来了吧」emiria微弱地蹙了蹙眉。「因为被抹布擦了……产生了性兴奋?」那样说着的emiria,简直象爱抚一样用抹布擦着青年的发硬的乳头。反复的擦,用手指隔着抹布很轻地捏……明显,要给以浓烈的刺激。「哎呀,emiria女士……!」「maa,真是龌龊的主人」嘴里嘟哝着,emiria一刻也没停止对乳头的刺激。轻柔地拽起乳头,隔着抹布边转边捏的刺激——青年在精心的爱抚下,身体感到一阵阵的苦闷。终於结束了乳头的清洁之後,emiria的抹布向下半身移动了。~心的擦起以肚脐为中心的下腹,其次是膝和胫被弄洁净——「唔……」对伴随了光滑的抹布爱抚,青年身体不停的抖动。终於抹布开始向敏感的大腿内侧滑进。「a,哎呀!」青年不堪抹布在大腿内侧爬转的刺激扭了身体。「唉呀,酥痒吗?还是……」那样低声私语着,emiria在青年的阴茎上垂下了视线。由於抹布执拗的肉体爱抚,那里已经到达界限隆起着。尖端渗出了一滴滴粘液,简直象恳求被爱抚一样。「……主人,知道自己即将被做什麽吗?」emiria问道,显出象轻蔑一样的表情。真心盼望着对胯股之间的刺激,青年几乎已经放弃了抵抗。「emiria女士……已经,请在这里……」「这里,是指什麽?不明白,请清楚地说」emiria断然的说着「是……胯……胯下」青年,控制不住的说了出来。如果不说的话,这个美丽的女仆说不定真的停止了——这个想着的瞬间,已经连极少的反抗都不能了的青年,对emiria带来的快感屈服了。「……可以继续吗,主人?」无言的回答,意味着肯定。明白了那个的emiria,将抹布移往青年的臀部。⊥那样,沿着屁股的裂口咯哧咯哧好多次的擦——青年被迫踏踏实实的品位了抹布粘滑的感觉。「u,ugu……」受到被擦屁股这样的屈辱的极限,青年身体开始哆嗦着。简直象照顾动物一样,被用抹布擦阴部——被那个美丽的女性。人世间这麽多屈辱的事吗?这时,emiria将抹布往肛门按了下去。「a!haa!!」隔着抹布品味emiria手指的触觉——青年受到了意外的刺激叫了起来「怎麽了?为什麽发出这麽奇怪的声音」她运用的抹布,象要彻底弄洁净肛门一样地粘滑爬转。连屁股的孔都被女仆打扫了。一边受到这样的屈辱,一边为那个肉体的快乐喘息——青年体味了的兴奋和羞耻,不是普通的东西。「阴部也积存着污秽。要好好地洗吗?」emiria精心的将会阴部擦弄洁净,就那样用抹布包进去阴囊。隔着抹布搓揉拥挤阴囊的emiria的手——「a,auu……」对那个甘美的刺激,青年震动身体响应着。被emiria搓揉阴囊——他已经沉溺於那个快乐了。而且,需要用抹布弄洁净的地方,已经除了阴茎以外没有别的了——对那快乐的预感,使青年不由的颤动着。「那麽……」emiria返还抹布到水桶,浸满粘滑的液体之後用力的绞动着。「请……,让我弄洁净最肮脏的地方」那样说着,emiria往阴茎缠上了抹布。粘滑的触觉,没有宽恕地蒙上隆起了的肉棒。「e,emiria女士……!」被抹布包进去阴茎,青年发出了欢喜的声音。他的肉棒沾满了粘液,在抹布中开始被摩擦。emiria巧妙的用手裁判着,青年眼看着推上了高峰。简直象,阴茎被包住捋高一样的快感。而且,用抹布擦阴茎这样的倒错感让快感成倍的提升。∩是在抹布的刺激下射精了,作为男人的青年的自尊心无法容许。「agu,uuu……」他呻吟着发出声音,拼命抵抗着快乐。「你怎麽了,主人?嘴巴一张一合的,连涎水都滴下来了……」「a……,aa……」∩是,抵抗那个快乐的事根本没可能。龟头被光滑的抹布咯哧咯哧擦。简直象在进行微不足道的工作一样淡泊的emiria的端正整洁的脸。隔着抹布,一边捆紧一边压迫龟头的手——「哎呀!emiria女士……!哎呀aaa!!」无法承受那个甜美的刺激,青年终於迎接了绝顶。躲开,快躲开……那麽说着在抹布中射了精液,再无法比此更悲惨的射精。「……被魇住了,主人?」对青年达到射精的事,好像完全没注意到一样的emiria悠闲的说着。不可能没发现在抹布中阴茎达到绝顶的跳动的事。∩是她是一边佯作不知的样子,一边用抹布持续的擦着阴茎。「哎呀……!emiria先生……那样的……!」青年的阴茎洒着精液,被抹布毫无宽恕的刺激着。隔着更加潮湿的抹布被紧紧地搓揉拥挤肉棒,被拧乾尿道留下的精液——「a,auuuu……」屈辱的体味射精的快乐的青年。他的射精一结束,emiria立刻隔开抹布——并且,迅速地打开了。那个表面,白色的精液粘满附着。「……肮脏」蹙着眉的emiria那样嘟哝着。「是只是被擦性器官,就漏了吗?」对过分的屈辱,青年什麽也说不出来。「好像相当愉快嘛。主人要是希望,用抹布擦几次身体都可以」「哎……?」也能请更多次的做……那个?对emiria的言词,青年的心很大地动摇着。「那,那样的事……?几次也……?」「如果对像我一样的女仆,在连胯股之间被抹布照顾都可以沦落的人。连作为sakyubasu的饵对待的心情都提不起来」那样说着,emiria把冷的可怕的视线转向青年。「……要说可以只是被抹布照料吗?」用虽然安静但是沉重的语调,的emiria那样寻问。而对於青年来说——不想在那里落下青年只差一点的时候否定着快要落下了的自己。emiria端正整洁的脸上映出彷佛对哪里放心了一样的颜色。∩是,那个也只一瞬。说不定青年只是看错而已。「这是当然的。要是在这里就落下了的话,在marugarete女士的玩耍室里耗尽生命就行了——」「这……这样的事……这是说?」这个女性,从那个只认为人类是玩具的淫魔手中帮助了自己这件事,只是幻想吗……「主人是被我拣来的哟?打算怎麽对待你是我的自由」以无所谓的表情那样说着,emiria在水桶里边沉下了吸了精液的抹布。并且她手上拿起了放在房间角落里的除尘器。「譬如……用除尘器处理主人的性慾的事也」避开尖端管嘴的部分,emiria打开了开关。vuwu~~n……的吸引声音震响了房间。「主人肮脏的体液,要全部摄取」修动着除尘器,emiria莞然的笑着。对突然的事态,青年由於惊愕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怎麽说,除尘器——⌒束他的手臂的顶棚的锁链脱落,被强制直立的青年解放了。「停下……!那样的事……!」象要从emiria身边逃跑一样地往後退时,青年屁股着地的摔倒了。他的阴茎,尽管射过一次依旧勃起了。对那样的他,拿除尘器的emiria接近了。对准摔倒後瑟瑟发抖的青年的阴茎,除尘器的软管的前端慢慢接近——「那麽,失礼」emiria,就那样以除尘器的软管吸入了龟头部。转瞬间阴茎尖端被软管咽下,一边受到振荡一边被激烈的吸引起来。「a……!uwaaaaaaa!!」vuwu~~n,zubo,zubobobobobobo……!对从没体验过的事强烈的吸引,自己的阴茎被暴露的触觉。象振动器一样的激烈的振荡,很快使阴茎发麻。被吸入了的空气,在阴茎和管嘴之间生出独特的振荡。阴茎被除尘器吸入,被蹂躏竭尽——那,是强烈的快感。「aa!!哎呀aaaa!」对这过分激烈的刺激,青年大声疾呼。象要吸尽他一样的吸引力和独特的颤音。这样的,不可能忍耐。青年的膝颤动震动,腰部力量飞快的泄漏出去——「那麽请主人,在里面排出精液」那样说着,emiria一口气把肉棒的根源吸入了软管。现在龟头部被施加的简直要发疯的刺激,一口气袭击了阴茎全体。「哎呀!uaaaaaaa!!」zupo,vuwu~~n,zubobobobobobo……在软管中,青年清楚的明白自己的阴茎在乱翻乱滚。哆哆嗦嗦的肉棒由於受到除尘器特有的颤音震动,受到着象被吸尽一样的吸「aaaaa……ko,这样的……」青年的脑髓眼看着沉醉於那个刺激前。头中变得雪白了,第一次的感觉。青年几乎无意识的射精了。「a!a!哎呀……!!」在除尘器的软管内,青年的精液断断续续地溢出。「是不是射精了……被这样的器具吸出精液,真是无药可救……」对於被除尘器吸到射精的青年,emiria完全没有宽恕的意思。象玩弄射精中的阴茎一样地,使软管弯曲了。「u!哎呀!哎呀—!!」被emiria的手裁判播弄,青年几乎要哭喊出来。⊥那样,她用除尘器吸出了少年溢出的全部精液。从软管将白浊的液体一滴不剩的吸入了。对那个快感和倒错感,青年四肢无力了——

上一篇:女同入狱
下一篇:苦了小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