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夺人为爱全



夺人为爱

字数:56538
编排:scofield1031
txt包:(61.1kb)(61.1kb)
下载次数:36






男主角:林君月女主角:芊芊


楔子

在古代的台湾,某日

,鸡笼一带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他们这一带最有钱的大富之家,林家唯一的继承人,要迎娶江南首富之女白芊芊。

传闻那白府千金可是个知书达礼、端庄贤淑的大家闺秀,而林家大少则是个俊秀出众、英姿焕发的翩翩美男子,风流倜傥的,却也是绯闻不断。

要怎样驯服这个花花大公子成为白家千金最重要的事情,这也是当地居民热烈讨论的话题。

不过,大家其实满替这个素未谋面的林家少奶奶感到忧心,因为林家大少的冷冽无情、唯我独尊性子是众所皆知、有目共睹的。

就在林家上上下下一片喜气洋洋、所有的人都忙得不可开交时,只见一名年约四十多岁的妇人正四处张望。

「小可!小可……妳在哪里啊?」

「云娘,妳叫我?」二十多岁年纪的红衣女子急忙走近响应。

「小可,少爷呢?」

「少爷?刚刚我还有看到他……会不会去后花园了?」小可向来不甚清楚自家少爷的行踪,就算平常他没有公事要忙,也不知人在何方,这是因为林家大宅占地很广,林家祖先原也以为自己会多子多孙,哪知居然都是一脉单传。

「新娘的队伍快到了,他不快点准备好,是在忙什么?」云娘急道。

「不知道耶!」小可老实的回答,她是真的不知道。

「快去找吧!可别耽误了吉时!」云娘忙交代。

「是!」话一说完,小可立刻去找失踪的新郎倌……



第一章

林府偌大的后花园四季都是花团锦簇,朵朵花儿随风摇曳生姿,花园中央有一广大的人造湖,湖中还建了座小巧别致的凉亭。

此刻,凉亭边的造景洞穴中传出女子嗯嗯啊啊的呻吟,放浪的淫叫声令人听了不禁忘了寒冷而浑身火热起来。

抱着男人的少女看来不超过二十岁,却有一张妖媚勾人的脸蛋、凹凸有致的娇躯,柔嫩的肌肤更是令人爱不释手。

她将雪白的玉腿高举勾着男人的健腰,随着男人奋力的冲撞,胸前丰满的双峰不断晃荡着,分外引人遐思。

「啊……爷……用力……太棒了……」少女娇柔的声音不停鼓舞着男人。
只见男人一身结实的古铜色肌肤,健康的肤色让汗水给衬得发亮,宛如天上神祇.他的大手在少女的酥胸上大力揉捏着,下半身如疯狂的猛兽般摆动、抽送着,引得少女娇吟连连。

「啊……不要……不要停……」在一阵阵欲仙欲死的呼喊声中,她只能紧紧攀着男人的颈项,尽力迎合他一进一出时所带来的快感。「天啊……我快要死了……爷……」

男人青筋暴起的手臂紧抓着少女浑圆的臀部,配合下身的挺进,每一次进出都令她发出销魂的叫声。

「啊……爷……我要……我……」少女弓着身子,在一阵断断续续的叫喊声中,体内缓缓流出热烫春水,将快感高潮推上了九霄云外……

男子也随即一阵颤抖,却没有释放在她的体内,抽出昂藏后将白蜜发泄在她白的肚皮上……

少女明白他仍然没打算让她怀有他的小孩,从一开始两人在一起时,他就从不曾在她的体内留下种子。

「爷,你可真够坏的,今天要当新郎倌了,还来偷香,小心你的新娘子知道了,会对你不客气喔!」明香对着压在身上的男人说道,一双玉手还逗弄似地在他的背上轻轻画着圈圈。

林君月抬起头,如果不是明白他一向都是面无表情的,明香会以为他是在生气了。不过,她倒也没见过他有什么大喜大怒,每次他来找她时都像渴饥的猛兽般对她尽情发泄,却也让她得到了莫大的满足,再加上他生得一表人才,又是全国首富,跟了他可以说一辈子吃喝不用愁了。

只不过今天他却好坏,不由分说的把来参加他婚礼的她拉到这后花园里乱来,但她却一点也不介意,相反的还十分得意,因为想得到林大少爷的目光的女子可说是数都数不清,至少在招阳楼里的姑娘们都是这样的。

「听说爷也没有见过新娘子,难道不担心新娘子长得很丑?」明香故意在他耳边说新娘子的坏话。她当然也会担心,要是爷对新娘子很满意的话,不就意味着她要被拋弃了,那可不行。

她有自知之明的,因为自己出身烟花柳巷,所以也不奢望这样的大户人家会娶她当元配,但以这阵子她对林君月这样的努力伺候,或许能当个二夫人也说不定。

「爷,你都要成家了,那我该怎么办啊?」她娇嗲的试探着。

「妳等一下就回招阳楼,我已经派人替妳赎身了。」君月起身,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头也不抬的说。

「真的吗?」明香欣喜若狂的说:「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进府?」

「妳不用进府了,反正妳也自由了,天涯海角任妳遨游。」说完,他便准备离开,看不出有任何的留恋。

「爷!」明香冲上前一把抱住他,可怜兮兮的说:「爷,你不要我了吗?」
君月转过头,轻轻在她哭得泪花花的脸上印下一吻,动作虽温柔,口中却说出令人心凉的话,「如同妳所说的,日

后我已是有妇之夫,要好好爱自己的妻子,外面的野花自然不能再采了。」

「所以……」明香颤着唇。

「所以我希望妳我就这样好聚好散。」说完他冷冷的转身走出去。

明香一个人呆呆站在原地,耳边听到的是迎亲队伍的锣鼓乐声。

好聚好散……这男人真是无情到可怕……

***********************************
礼成之后,宾客开始饮酒作乐,开心的祝福着这一对新人。

新房内,芊芊坐在床上,她从不曾如此紧张过,因为她真的嫁给了自己的梦中情人。

林家大少,林君月,还记得她才七岁时,跟着娘亲回外婆家,却不小心跟丢了、迷了路,倒霉的是她还不小心掉到一个坑里面。

芊芊的思绪不由得回到那一次的恐怖经历──呜……她就要葬送在这个小小的坑里面了……她再也见不到心爱的爹跟娘了……

就在芊芊哭泣哭到昏昏沉沉时,突然发现有一双瘦小却又有力的臂膀将她拉出洞,然后抱着她。

是谁?!「你……」她以为自己的声音很大声,其实听在别人耳中却像小猫咪喵喵叫。

「不要说话,妳太虚弱了。」

年轻的、好听的男孩声音在头顶上方传来,芊芊拚命想睁开眼睛,却怎么样也没办法,只能感觉到自己被这样的抱着,好温暖、好安心,她小小的头颅轻轻依靠在他的胸口,任由他抱着她走着。

对,她太虚弱了,又冷又饿的,她从来没这样狼狈、可怜、虚弱过,也因为感到自己这样的脆弱,更加可以感受到这个臂膀的主人是那样的强壮,那样的有安全感。

她像溺水的人攀住他的颈项,当感觉到他要把自己放下时,她还不依。
「不要离开我……」她的声音细小如蚊蚋的说。

「放心,我去找人,马上回来。」他说完后,芊芊感受到他在自己的脸上落下一记要令她安心的吻,然后听到他好温柔、妤温柔的说:「我保证有我在妳绝对是安全的。」

我相信!我相信!芊芊在心中拚命的大叫。她也想要开口跟他这样说,但是她却只是不断的落泪,然后一直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

「我会怕……」

突然他用自己的手帕轻轻的擦拭她不安的泪水,「好,那我不走,我陪妳,不要哭了。」

她用力的点点头,将自己又冷又冰的身子拚命挤到他温暖的怀中。她好想要睁开眼看看他,看清楚他,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睛就是睁不开,也因为这样,她怎么都不要让这个救命恩人离开她。

小小的手就这样紧紧的抱住他,也牵引出了她未来的运命……

不知睡了多久,芊芊猛然的惊醒,「啊!」

「醒了、醒了!」一个兴奋的男子声音这样的说。

就在她害怕得要死,一个有着阳光般笑容的男生出现在她眼前,在她原本不安的心湖上拂上了一抹安定感。

「你还在?!」她终于看清楚他了。

「妳不要再哭了,也别再揉眼睛了,刚刚妳的手摸到有毒的植物,然后又揉眼睛,所以才会让眼睛睁不开,还好有用口水帮妳舔眼睛……」

「你用口水帮我舔眼睛?!」小小的年纪很难想象这样子的举动是出自哪种想法,却让芊芊涌起了一阵暖意。「那不是很脏?」要是平常干干净净的时候还不觉得,但她现在全身脏兮兮的,活像在泥堆里打滚过的流浪狗,要是娘看到她这个样子,一定会昏倒的。

脏?!林君日

笑了笑,心想表弟不知在哪里找到的泥公主真是可爱,也难怪一向对小女生没好态度的表弟会不嫌脏的替她舔眼睛。

虽然现在她大大的眼睛还是红肿得像核桃,但可以想象中了毒的眼睛一定是更可怕的,如果不是很喜欢她,依他对表弟的了解,该早就把她丢在路边不管了,哪还会亲自抱着她走这么远的路,还替她舔中了毒的眼睛,现在又自告奋勇的去替她找好吃的果子,说是怕她等一下又哭了,得先准备妥好吃的果子好哄她。
君日

心想,小魔头表弟终于遇到喜欢想要讨好的小可爱了,这样看他以后还会不会说女生很讨厌。

「小妹妹,妳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君日

好奇的问。

「我……迷路了。」她可怜兮兮的说,大大的眼睛漾着令人怜爱的泪花,更显得楚楚可人。

「真的啊!那可糟糕了。」温柔的声音似春风一样,马上攫获了一颗小小少女心。

虽然芊芊一度怀疑眼前这个大哥哥的声音似乎跟印象中的不太一样,但身边只有他一个人,他对她也这样的好、这样的温柔,所以她只当跌下洞时恍恍惚惚的,所以分不太清楚声音有什么不一样。

「那我带妳去找妳爹娘。」君日

说。

「好。」她乖巧的点点头。

当君日

想抱起她时,芊芊小声却清楚的说:「谢谢你,我……我……」
「放开她!」

另一个更年轻的男孩声音打断了这美妙的一刻。

芊芊的目光落在开口的男生身上,只见他一身猎人打扮,看样子是在和她一见钟情的大哥哥玩着猎人游戏。她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她家里的哥哥们也会玩这种野蛮的游戏。

「表弟……」君日

看着面色不善的君月。

君月一把冲上来把两人拉开,一张俊美的小脸不知道为什么气呼呼的,连君日

也吓了一大跳。

他们不知道君月是因为见到他们两人抱在一起,吃醋了。

「你是谁啊?」芊芊小声的问。

「妳问我是谁?」君月的口气透出不可思议。她居然不知道他是谁?

芊芊觉得他好可怕喔!虽然他长得……说实在的,他比她的白马王子还俊美,但心中却有个小小的声音在警告她,别跟这个粗鲁的小男生太靠近。她本能躲到大男孩的身边,一双大眼透出抗拒的目光,直瞪着小男孩。

「表哥,你别管她了!居然不知道我是谁,那还干嘛要理这个来路不明又脏兮兮的人,路边的流浪狗都比她还干净!时间到了,她就会自己回家去了!」君月不耐烦的对芊芊大吼。居然不认识他这个救命恩人,真是忘恩负义!亏他还替她采了好多好吃的果子……看到怀中的果子,一气之下他干脆一颗颗狠狠地丢向她的脚边。

「啊!」芊芊连忙又闪又躲,其中好几个果子打在地上又弹起来碰到她。好痛!「你……你……你是坏人……」她紧紧捉住大哥哥君日

的袖子,生怕他真的听这个小无赖、臭男生的话,真把她丢下。

君日

却她一把抱起来,对表弟说:「表弟,别这样,她受伤了,你还这样子欺侮她,咱们先带她回去吧!」说完,他便抱着她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站在原地的君月狠狠地将手中的果子全丢在地上。「就知道小女生最讨厌了!」
他恨恨地说。

其实君月才不讨厌芊芊,只是生气为什么她醒过来后竟变了一个人,很黏君日

,却仇恨他。他心想:难道她不知道他才是救她的人吗?

后来,芊芊在林府中受到了十分好的照顾,当娘亲来接她时,她对林家表少爷君日

的印象可以说是一百分。

但是她并不清楚君日

只是来林府作客的,他并非林家的大少爷,而且也没有人告诉她,所以她一直误以为自己的救命恩人是林家大少爷。

临别的时候,她偷偷问了君日

,「大哥哥,可以问你叫什么名字吗?」
君日

笑了笑,在手中的玉扇上写下「林君日

」三个字,哪知因为墨汁未干,「日

」字墨汁往下流的结果竟然变成了「月」,也就造成了日

后的错配姻缘。
从此,她小小少女心就不断浮现君日

那张阳光般的笑脸,偶尔也会浮现另一张漂亮得不象话的小男生面孔……

不可以!再一次想起那张容颜,芊芊用力摇头,想将之拋到脑后。

真奇怪……她干嘛要想起那个讨厌鬼?不想了、不想了!更何况现在她已绖达成愿望了,终于嫁了给自己的梦中情人。

所以现在她只要乖乖等着她的如意郎君,等着再看到那张如阳光般温暖的笑容,然后两个人就可以好好的、幸福的过日

子了……

「砰!」

突然一声踹门声让她吓了一大跳。

「爷!小心点!」

众家家仆把喝得醉茫茫的新郎倌搀扶进屋。

「我没醉……你们可以退下了。」

「可是还要闹洞房!我们要看新娘子!」

众人的声音不断鼓噪着。

听到一堆人起哄,芊芊以为温柔的夫君不会真的让他们闹新房的,哪知──「好啊!反正今天是个开心的日

子,就一起来吧!」

什么?!

芊芊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相公说的这句话时,红色盖头已经被一把扯下,她一脸惊慌的看着四周围好奇的人,然而来观礼的人们对她则更是为之惊艳。

「哇!新娘子好可爱喔!」

「对啊!皮肤好白,像玉一样,真漂亮!」

芊芊在众人的赞美声中抬头看向自己的夫君,却发现对上了一双漾着邪魅光芒的黑眸。

她终于见到他了,经过了十年时间,他变得更好看,真是太俊美,俊美到令她有种错觉,觉得似乎见到了另一个讨厌的小男生。

另一个……她猛地一震。不会吧?

「你……」

她才想开口,四周的人又再次起哄,「亲亲新娘子!快点亲啊!」

只见俊美的男人露出令人屏息的笑意,低沉富磁性的声音说着,「那有什么问题!」

「等一下!」芊芊想阻止,他的手却捉住了她的双臂,手掌的火热渗进了她的红色嫁衣。她吓了一跳,心跳得好剧烈,试着要退开,他却捉得更紧。

「我的新娘子,妳不会想辜负大家的兴致吧?」他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听在芊芊的耳中却有如寒冬中最冰冷的魔咒。

「你是林君月?」她颤抖的以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问着。

「当然!」君月理所当然的说。

「不!你不是……」她想挣扎,但他毫不费力便化解了她的挣扎,低头霸道的吻住了她。

这一吻是她的初吻,来得如此狂野、浓烈,跟她想象中的温柔之吻完全不一样,除了天旋地转、头晕目眩的感觉外,其余什么都没有了。

连他何时结束这一吻的她都不知道,连他将一群爱凑热闹的人赶出新房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嫁错人了。

天啊!嫁错人呢!可不是买错菜什么的,这可是关于她未来的幸福啊!
「请你听我说……」

当新房内只剩他们两人时,芊芊才意识到自己的情况有多危急,她急忙拿出珍藏多年的玉扇,打开指着上面的墨字。

「你是叫这个名字吗?」

「当然,不然还会有第二个林君月吗?」君月坐在圆桌边为两人倒了酒,准备喝交否酒。

「可是……可是……」

「可是妳嫁的人不是妳想的那个人,对吧?」他把酒杯塞入她的小手中,并趁着她目瞪口呆时勾着她的手,自顾自的喝起交卺酒。

原来他也清楚这件错误?!那为什么不阻止……「你……」她才开口,就被他强灌下酒,灼热的液体自喉头缓缓流过,她不舒服的咳了几声。

「小心点,要是妳有个什么,为夫的可是会心疼的。」他温柔的拍拍她的背。
「你知道一切的!对不对?」她睁大眼质问着,「你知道我……你……」
「妳想问我为什么不纠正、不阻止?」他又轻啜了一口酒。

「来人……」芊芊突然冲向大门,想逃出新房,他却更快一步的捉住她。
「妳想逃吗?为什么?」

为什么?他居然问她为什么?天啊!

「因为……因为……我必须……逃……」对!她必须逃,不然她难道真要留下来跟他洞房吗?不!绝对不可以!

天啊!这个时候她多希望当初有答应娘亲让丁嬷嬷一起陪嫁过来,如果不是一时心软,担心老人家漂洋过海来会很辛苦而反对,现在至少她还不会这样孤立无援。

但是,当初她就是这样的有自信,认为自己从此可以幸福快乐,可以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哪知现在……

她错了!此刻也已是欲哭无泪了。

君月深深地凝视着她,一双眼睛像深不见底的深潭,好黑沉,闪着幽幽光芒。
「妳以为嫁给我之后还可以反悔,然后再行一次婚礼嫁给妳的梦中情人,是吗?」他冷哼一声,手指邪恶的在她粉嫩的唇上抚摸着,「妳会不会太天真了?」
「你放过我!我可以退还所有的聘金,如果不够,我还可以把我的嫁妆给你……只求你放过我,让我回家……」芊芊哀求着。

「妳以为我缺的是钱吗?妳错了!我最不需要的就是钱,相反的,我对妳十分满意,妳很合我的胃口,所以今晚妳哪里也不能去,只准待在我的床上。」
「什么?!」她一阵花容失色,双手抵在他的胸口,死命的想推开他。「不要!我的身子只有我的相公才可以碰的,你休想!休想!」

「我们已经拜过堂,我就是妳的相公。」他的口气漫不经心,似乎把她坚持的贞操行为当成很幼稚的事情,却不由自主对她的纯真感到一丝的渴望。不!是很强烈的渴望,他一定要拥有她、占有她,好好的一解十年来的相思之苦。「不要怕我,我会好好爱妳的。」

这下子芊芊认出他来了。「不!当初你不是很讨厌我?既然讨厌我,就放了我……」话说到一半,小巧的下巴被他给掐住,逼她再次抬起头来。

「说真的,我很讶异,当年那个边路的小呆呆居然也会变成这样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朵儿,而且闻起来真香。」他深深的吸一口属于她的馨香,感觉自己可以就这样沉醉在这份甜美的诱惑中。

她的脸上迅速泛上一抹红。「你少乱说!」

「我没乱说,而旦妳还呆呆的迷了路……」

「喂!谁都有迷路的可能好吗?别告诉我你都没迷过路!」她最讨厌人家说她呆了,这根本就是男人瞧不起女生的借口。

「我的确没有迷过路啊!」他的记性超好的,人、事、物都可以深刻记在脑海里,更别说是路了。

「你……」她快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所以,妳当初想嫁的人是我表哥啰?」他突然冒出这句话,又将话题给带回。

原来那个人是他的表哥!芊芊这才明白自己错认了人。

「他和我的名字只差一个字,他是君日

,我是君月,在字面上也是很容易被认错的,不过这也证明了一件事。」

「什么事?」芊芊瞪大眼……


下一篇:淫男蕩女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