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17


字数:53000


第十七章武青婴初食阳精

和煦的艳阳从东边升起,半挂在深邃瓦蓝的天空里,千万条光线穿过茂盛的枝叶,斑驳的落在树林间的草地上。

秋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野草虽然还很茂盛,却已不再郁葱,些许叶子已经泛出黄色,草地看上去宛如黄绿相间的地毯一般。

草地的中央,一个少年正大张着双腿,侧身坐在一个火堆前。火堆上翻烤着一条肥长的白鱼,散发出阵阵的脂香。少年的长腿中间,却跪坐着一个黑衣少女。
少女曲着娇巧玲珑的身躯,埋首在少年的胯间,檀口里含着一柄长物上下的吞吐着,不时还抬起臻首媚眼如丝的瞟看一眼少年。

「嘶……对!就这样……青姐,你……哦……太厉害了……」少年蓦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喉间发出嘶哑的呻吟。

「唔」少女又抬眼横了少年一下,盈盈润润的美目中隐隐含着得意。方才吞吐少年的肉茎让她腮颊有些酸麻,现在便只裹了那李子般的龙首在口里舔唆咂弄,一只小手在肉茎上忽缓忽急的揉撸,另一只手儿却握了少年硕大的肾丸轻柔的捏弄着。

檀口紧凑湿润、雀舌灵巧柔韧,柔荑揉抚搔弄。少女的手口齐施直把少年送入了极乐之境。那雀舌如灵蛇一般绕着肉球圈圈儿的捻动,仿佛舀子般迅速把少年的欲浪搅得汹涌起来。

少年蹙着剑眉,似想压抑澎湃的欲浪,多些时候贪念那销魂的美感,却发觉压根无法抑制。没过多久他的俊脸便扭曲起来,忽然粗喘道:「好姐姐,我要控制不住了……嗷……」说着,身躯忽然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少女闻言感到口中物蓦地又胀大一些,并且微微的弹跳起来,便急忙吐了口中的肉球,接着小手在少年囊袋下一按……

片刻后少年从微微迷茫中醒来,感到体内的快感正慢慢的消退,又见跪在胯间的少女正有些戏虐的笑看着自己,俊脸不由一红,说道:「青姐,这也是抱龙诀的法儿么?」

少女妙目流转的看向少年,娇笑道:「是啊,小弟方才可舒服么?」说话间,芳唇如花瓣绽放,嫣红湿柔。

少年也嬉笑道:「很爽,青姐的嘴儿端个销魂,就最后没泄有些……」
少女闻言,如花俏颜微红,嗔了少年一眼道:「小傻瓜,没泄……才好啊,这样你不可以多舒服几次……啊呀鱼焦了……」

少女嫣然巧笑的看着少年手忙脚乱揭掉白鱼的焦皮,蓦地伸出小手在少年的肉茎上又轻捏了一把,才把他的裤子掩起系上,小嘴里却说道:「小坏蛋,可要穿好衣服,莫受凉了哟,嘻嘻。」她接过少年递来的白嫩鱼肉,咬了一口在嘴里咀嚼了几下,忽然纤腰一扭,浑圆挺翘的臀儿挪坐到少年的大腿上,右手揽住他的脖子,撅起红润动人的芳唇向少年嘴上印去。

少年一边握住少女饱满坚挺的乳峰在手中揉捏,一边吃了少女檀口里渡过来的鱼肉和雀舌。两个少男女嬉笑调情,相互渡喂,直把一顿早餐吃的你腻我浓。
直到艳阳已高升,张无忌才满足的抹了嘴巴。怀中伊人娇小玲珑,却妩媚善知人意,让他感到无比的爽快畅怀。

「唔,吃饱了……」武青婴擦了擦油润的红唇,一边娇声说着,一边在张无忌怀中倦慵的伸了个懒腰。她的娇躯虽然轻盈,那紧致浑圆的翘臀却显得硕圆厚重,有意无意的轻轻厮磨着张无忌的腿根。

眼前的俏脸美丽稚纯,却洋溢着妖娆妩媚的风情,张无忌怀拥玉人,感受着其翘臀在腿根处微微摩擦带来的无尽弹力和丝丝的舒爽,不禁对怀中的武青婴愈来愈贪恋,那胯间的肉茎愈发的坚硬似铁。

「小弟,今个儿还摘胡桃么?」武青婴双臂搂了他的脖颈,娇俏的问道。
「嗯……不急,现在才不过巳时而已。」张无忌说道,双手握在了武青婴不堪一握的蜂腰上。

「那我们现在……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呢?」武青婴浅笑嫣然地看着张无忌,呢声问道。
「我们先歇息会儿。」张无忌看着那堪能羞花的芳唇在眼前不断绽放闭合,色授魂与的说道。说着,用手扯开了武青婴的襟带,接着摸到了她的怀中。
「喔……」随着酥胸前上玉兔被张无忌握住,武青婴娇躯蓦地颤了一下,檀口里发出一声似满足又似难过的娇吟,那双看向张无忌的妩媚双目里迅速蒙上了一层水雾。

张无忌感受着满手的温玉腻滑,随着他的揉动,一颗乳珠儿在掌心内迅速的突起,不由笑道:「青姐,又硬了哟。」

「嘤」武青婴俏脸微红,娇声嗔道:「不许你说……」说着瞪了张无忌一眼,一只小手却从张无忌肩膀上拿下,钻进了张无忌的衣襟里。

「呃……」那小手在张无忌的胸肌上蜻蜓点水般的划过,带起几道麻酥瘙痒的涟漪,没几下便上他的喘息变得不匀称起来,从喉咙间挤出一声叹息。

见张无忌发出怪声,武青婴一边小手在那结实的胸膛上轻搔缓拂,一边微微戏虐的笑道:「小弟,我的兰花拂穴手功夫可还使得么?」

「使得,太舒服了……」张无忌嬉笑道,一边继续揉捏着手中饱满弹跳的乳儿。

武青婴闻言微微得意,媚眼如丝的横了张无忌一眼,两只葱指寻着了一颗红豆大的乳粒便捏着轻轻的捻动起来。

「哟呵……」张无忌又是一声呻吟,喘息顿时变得粗重起来。

没想到胸膛也能被武青婴伺弄伺弄的如此舒爽,张无忌欲火愈发的高炽,感到手心那颗乳粒儿已如自己胯间的肉茎一般坚硬,便喘息道:「青姐,我想吃你的乳儿。」

武青婴闻言俏脸嫣红,妙目含秋的横了张无忌一眼,口中嗔道:「小小年纪就学登徒子……」说着,一手的两根兰花玉指却轻轻勾住腰间的束带,一寸一寸地拉开。

束带一松,黑色的罗衣便向左右散开,露出骨肉均称、肉香四溢、凸翘玲珑的曼妙胴体。粉色的丝缎抹胸卷成一圈挂在了武青婴的玉颈间,其下一双白嫩挺翘的玉乳挂在纤秀的酥胸上。

这对椒乳大小正堪一握,形状极为优美,宛如白瓷一般光滑细腻,挺拔的乳峰上两粒嫩红的乳粒儿娇嫩欲滴,妖娆无比。

见张无忌盯着自己双乳有些瞠目结舌,武青婴一双明媚的美目内雾气愈发的浓厚,湿润的几乎要滴出水来,颤着黄鹂般的娇音低吟道:「小弟……你不是要吃么……」

然而张无忌却没有低头去,而是托了武青婴的蜂腰,把她扶立起来。

武青婴娇俏的站着,一手抚胸,双目盈然。张无忌也站立起来,捏住武青婴的罗衣向两边褪去。

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照射下来,风吹影动,洒下片片斑斓。黑色的罗衣被张无忌慢慢的剥落,先是瘦削的粉肩,接着羊脂美玉般的胴体便显露出来,玲珑紧致,娇若女童,却更凹凸有致,柔腴无骨,端个狐媚天成。

一袭黑裤,青丝如墨,纤秀的上躯却欺霜赛雪,张无忌怀拥的宛若是从水墨画里走出的娇娃。他脑中轰地一声,强烈的黑白反差产生的视觉快感在心中迅速荡漾起层层欲浪,一直压抑的欲望如被火星溅到的石油般轰的燃起。他目迷神醉,疾疾的脱了自己的短褂后,又展开双臂将武青婴圈在了怀中。

「哟」武青婴似是不堪赤裸肌肤贴合带来的刺激,发出一声娇吟。她抬起臻首,双目迷离的看向张无忌。

两张嘴儿默契的咬合在一起,唇舌交缠,半晌后才喘息的分开。四目互视,眼内俱有化不开的春情。

「嘻」武青婴觉得脖子间麻痒痒的,不禁瑟缩了一下,原来张无忌低头吻在了她天鹅般的玉颈上。

「不要……嘻嘻……小弟好痒……」感到张无忌炽热的鼻息吹在颈间,湿痒难当,武青婴一边嬉笑着一边推拒着张无忌。

「青姐的脖颈好美,白玉般的,又细又长,像天鹅一般。」张无忌一边吻着,一边含糊的说道。见武青婴有些不适,他弯腰又向下吻去。

雨点般的吻逐渐下滑,雨点般落在武青婴的酥胸上,片刻后又逐渐攀上了那挺拔弹跳的乳峰。

听着胸前愈来愈粗重的喘息,感觉那一下下酥麻的亲吻越来越靠近敏感处,武青婴的芳心剧烈的摇曳起来。

「哟……」蓦地一颗乳蒂被张无忌吃入了嘴中,强烈的吸力顿把她的魂儿都吸出胸膛似的,武青婴花唇间迸出一声婉转的娇吟,似是不堪,似是难过,又似是满足。随着张无忌的舔裹吮咂,那美乳愈发的饱满坚挺,随着武青婴娇躯的颤栗在胸前颤颤巍巍的漾动着。

张无忌吃着口中的红珠,阵阵的女儿家馨香从武青婴的酥胸飘入鼻腔,让他色授魂与,不由更加大力的舔咂起来。

「小弟,轻些儿个……」武青婴娇喘兮兮的呻吟道,虽然乳尖上传来的麻酥痒感让她感到绵延的畅美,然而张无忌不时大力的吮吸也让阵阵的悸动伴随而来,如同鹿撞般抨击着心房。武青婴娇躯渐渐变得瘫软,双腿也酸酸的无力起来,张无忌前压的身躯让她微微后仰有些站立不稳,一只小手不由攀在了张无忌的肩头,另一只小手却向下摸索而去,待寻到张无忌的腰带便迫不及待的一把扯了开来,接着如灵蛇般探进张无忌的腿间,把那根昂扬挺翘的阳物从裤子里捉了出来。
阴茎被武青婴柔嫩软滑的小手握住揉撸,张无忌的欲火更是高炽,对她哀求般的娇吟恍若未闻,蓦地舍了口中的乳粒儿,旋即又叼住另外一只大力的一吸。
「呀……太大力了呀……」武青婴娇躯剧烈的一抖,若不是被张无忌圈着蜂腰,她几乎要跌倒在地,那颗刚被吸过的乳儿盈湿妖娆,随着她的颤栗弹跳不已,在空气中画出一圈圈嫣红。

「太刺激了呀……人家受不住了……」胸中的慌悸感越来越强烈,让武青婴感到有些喘不过气,双目也迷惘起来。她的娇躯变得滚烫,晶莹的玉肌下泛起淡淡的粉色。

「青姐,我想肏你……」张无忌感到那被小手握住的肉茎已然硬的发痛,一边口里含着乳蒂含糊的说着,一边扯开了武青婴的裤带,向内摸去,入手粉腻腴滑,软嫩细洁。

当张无忌的手划过光溜溜的小腹时,武青婴的水眸中忽然恢复了一丝清明,露出警醒的神色,她急忙扭动娇躯像挣扎起来,然而不堪一握的小蛮腰已被张无忌虎钳一般的手臂牢牢地圈住。

「小弟,不要!快停下……」武青婴急忙喊道。

「怎么?」张无忌听武青婴语气不似平时的娇吟,便有些疑惑,他舍了口中的乳粒儿,抬头向武青婴看去。

武青婴满面潮红的倚躺在张无忌的胳膊上,娇喘兮兮,两座乳峰在赤裸的酥胸上颤悠悠的晃动着。她美目盈然,宜喜宜嗔的望着张无忌,忽然嘻嘻一笑,用小手捧住张无忌的脸庞,在他唇上亲了一口,软声说道:「小弟,今个儿不行…
…人家来那个了……」

张无忌一愣,问道:「来了哪个?」

武青婴一羞,低声道:「我的月事来了……」

「月事?」张无忌口中念了一遍,随即恍然大悟。

……

武青婴如只小母狐般翘起花唇巧笑的瞟了张无忌一眼,小手在他胸膛上一推,腻声道:「小弟,你坐下……」

看着武青婴赤裸着玲珑有致的上躯,娇柔的跪到自己腿间,张无忌心中不禁涌起了强烈的征服满足感,之前那微微的怅然一扫而光。

武青婴嫣然一笑,在张无忌嘴角啄了一口,然后也如方才张无忌吻她那样,花唇慢慢向下滑去。吻过张无忌的脖颈,印上强壮的胸肌,蓦地伸出灵巧的小雀舌,在那红豆般大的乳粒上舔了一下。

「呃……」随着那雀舌如蛇般的在乳粒上捻过,强烈的酥痒感蓦地窜遍张无忌全身,他控制不住的失声呻吟起来。

武青婴闻音抬起臻首,柔媚的瞟了张无忌一眼,又低下头去,雀舌在他乳粒上来回的撩拨,忽的把张无忌的乳晕都吸进了檀口中……

张无忌直被武青婴舔吸的浑身巨颤,阵阵悸动随着酥麻瘙痒窜进心房。他嘶嘶的抽着冷气,俊脸微微扭曲着,似是舒爽又似难过。

「唔」武青婴口中含糊的轻吟了一声,一手撑在张无忌腿上,另一只手捉了张无忌的肉茎揉撸起来。「小弟,腰抬起来些,我把你裤子褪了。」感到那肉茎越来越粗,越来越硬,单手已难以把握,武青婴芳心荡漾不已,不再撩拨张无忌的乳粒,抬起头对他说道。

看着张无忌腿间直耸耸的肉茎,肥硕白皙,粗长坚硬,几道狰狞的青筋蜿蜒其上,武青婴俏脸微红,还是感到有些羞涩,蓦地想起这肉茎肏入体内的感觉,娇躯骤然一热,便用手心在那红嫩的龙头上摩挲起来。

「嘶」张无忌深吸了一口冷气,两只手掌不甘寂寞的伸探到武青婴的胸前,握了那两只正摇曳的乳儿在手中把玩起来。

「小弟,你莫动。」武青婴娇嗔地轻瞪了张无忌一眼说道。

「我就握着你的乳儿。」张无忌嬉笑着,继续揉捏着手中的美乳。

「小弟,不要。刚刚被你搞的不上不下的,端个难受。」说着,武青婴拂掉了张无忌还在作怪的双手,她顿了一下,又柔媚的腻声道:「乖,莫动。你只管享受便好,让你尝尝……姐姐的手段,包让你舒服的不行,嘻嘻……」声音娇脆,呢喃婉转。

说完,武青婴冲张无忌妖媚的一笑,雀舌在花瓣般的粉唇边舔了一下,接着垂下了头去。

「喔」看着龙首被武青婴檀口吞入,湿软,温热和紧迫的销魂感觉从肉茎汇入脊柱,张无忌满足的叹了口气,他后仰着身子,两只手撑在了石头上,看着武青婴臻首慢慢的上下起伏,半根肉茎在花瓣般的唇间不停隐现。武青婴赤裸着玉瓷般的玲珑上身,跪在张无忌胯间,小口吞吐着阴茎,一只小手握了他肾囊缓柔的揉捻把玩,不时还烟视迷离的睇眼看向张无忌,眼神似是撩拨挑逗又似得意的邀功。

「滋滋……」花唇和肉茎间发出轻微的吮吸声。

「嗯……对……就这样……青姐太棒了……」张无忌感到浑身上下都洋溢着武青婴小嘴带来的快感和满足,心满意足的呻吟道。被看似稚纯却又狐媚的武青婴如此伺弄,此等极乐享受和眼前美景,只怕让张无忌现在去换那当朝的鲁班天子怕他也是不愿。

「青姐,再吃重……重一点……对,就是这样吸……哟……」张无忌又接着说道。

看着张无忌色授魂与的不堪模样,武青婴忽然戏谑般的重重的吮吸了一口。
张无忌顿时被吸得打了个激灵,忍不住弹挺臀部,硕大的阴茎跟着往武青婴檀口深处插去。

「呜……呜……咳咳……」武青婴感觉那阴茎猛地深入,差点插到了喉咙里。
她忙不迭的把身子往后一仰,吐了口中物,瞪了张无忌一眼,咳嗽着道:「小弟,说了你不许动,差点把我呛死……」

「青姐,对不起,你的小嘴儿太厉害了。」张无忌嬉笑着道歉说道,一边又把那湿腻腻的阴茎摇晃着向武青婴盈润的花唇边递去。

武青婴连忙一手握住肉茎根阻住张无忌,另一只小手却在那龙头冠上捻了一圈,嗔道:「不来了,人家的嘴被你弄得酸死了,你的太大了……又不老实……」

说着作势要起身。

「嘶……」娇嫩的龙首被武青婴柔滑的指肚重重的捻过,强烈莫名的酸麻感顿时传窜入张无忌的脊柱,他的身躯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却连忙按住了武青婴,急道:「青姐,不要……我这硬的好难过。」

「人家腿跪的都有些麻了!」武青婴挣扎着说道,却被张无忌牢牢按住无法起身,只好横了他一眼,娇声又道:「那你不准再动哦。」

「一定一定,呵呵。」张无忌连忙应道。

看着面前硕大粗长的肉茎,武青婴再次俯下头去,却没有吃住那龙头,而是伸了粉红的小雀舌,如猫般舔了一下张无忌的精窍。

「嘶」张无忌被舔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心花怒放的赞道:「青姐,你太厉害了……」

「小弟,你站起来……我让你更爽些个……」武青婴握着那坚硬挺翘的阳物,柔媚的看着张无忌,微微羞荡的说道。

张无忌闻言顺从的站了起来,心道:「她还有什么更厉害的法子么?难道也是抱龙诀里的秘法?」想着,低头去看跪在胯下的武青婴,与她的美目对个正着。
武青婴满面潮红,眼含秋水的冲张无忌媚笑了一下,一只小手扶在他的腿上,另一小手却将阴茎高高举起,接着伸长了雀舌向张无忌的肾囊下舔去。

「哇唔……」随着武青婴雀舌的舔过,张无忌觉得股间掀起一波滔天的舒爽,刹那间双腿都变得酸软起来。

这销魂的极乐与从肉茎上享受到的又大大不同,肉茎被吮裹或肏入穴中虽然也激起强烈的快感,但也会把张无忌慢慢推向高潮,所以他总要费心去控制和抵御。而武青婴此番舔舐的地方却没有丝毫高潮叠加的痕迹,有的只是飘飘欲仙的美感,让他可以完全放松着身躯,全心的感受武青婴伺弄带来的销魂畅美。
「太爽了……喔……青姐……你真是个狐仙儿……」张无忌色授魂与,低头看着胯间妖娆的武青婴,颤着声说道,心内只盼着她一直这般的舔弄下去。
听张无忌说自己是狐仙,武青婴小手不依的在张无忌腿上轻轻捏了一把,美目中媚意又浓了几分,她仰着臻首,一边与张无忌眼神交织,一边雀舌翻飞的舔弄着,只把张无忌弄的欲仙欲死,失魂落魄。

抬首看了一眼瓦蓝深邃的长空,张无忌深吸了一口气,慢慢从那强烈的舒爽中适应过来,又低头见胯间妖精般的武青婴正卖力的伺弄这自己,心中顿时升起了浓浓的征服感,这一刹那自己仿佛变成了天上的雄鹰一般,俯瞰众生。

「我的鸡巴大么,青姐?」张无忌看着武青婴,忽然问道。

「嗯?」武青婴闻言一愣,暂停了嘴上的动作,俏脸微羞的嗔道:「小坏蛋,竟问些腌臜话儿……」

「说嘛,青姐,我的到底大不大?」张无忌追问道,一边挺动着臀股,让肉茎在武青婴小手里滑动。

「大,好大……太大了……」武青婴小手曲起兰花,在肉茎上轻轻弹了一下,腻声说道。

「那我的和……卫相公的哪个大?」张无忌听了武青婴的回答,心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不禁又脱口问道。虽然这答案不用问也很明了,但是张无忌却希望能从武青婴口中得到她的亲口回答。

武青婴闻言秀肩蓦地一抖,吃吃的答道:「我……你瞎说些什么……」
张无忌见武青婴俏脸通红,以为她是害羞,便追着道:「青姐,说嘛,我的和他的那个大?」

武青婴低下头去不看张无忌,迟疑的说道:「这我哪里知道?我又没见过他的……人家第一次可是给了小弟你……」

张无忌奇怪的道:「嗯?你不是也帮他弄过么?」

武青婴娇躯剧烈的颤抖起来,心中忽生了一丝恐惧,她慢慢的站了起来,呐呐的道:「小弟……你怎地知道?」

张无忌有些羞赫的道:「之前你帮他弄……我无意中看过……」说着,心中叫遭,毕竟偷看他人嬉玩终有些不好。

武青婴却没有注意到张无忌的羞愧,此刻的心中变的六神无主,深恐张无忌为此事介怀,与她只是虚情假意的耍弄,毕竟所有男人都很难容忍这样的事情,甚至是深恶痛绝。她不由恐慌起来,小手忽然捂住双眼,「嘤嘤」的哽咽起来。
见武青婴忽然哭泣起来,张无忌颇有些摸不着头脑,连忙搂住武青婴,慌道:「青姐,怎么了?我哪里恼了你么?」

武青婴闻言心中更惧,以为张无忌在明知故问。她却不知张无忌生于荒岛,回到中原后又颠沛流离,对于世间的伦理道德虽然也明白,但这些在他心中实在是淡薄,之所以问这些问题却是天生的男性自尊在作怪。

武青婴双手环住张无忌的腰,唯恐他要转身离开般,哽咽着道:「小弟,你不会……嫌弃我吧?须知……须知人家第一次给了你的,之前只是用手给他……
自和你……后,我便没有再给他那个过……也从没让他碰过我……」

听了武青婴的话,张无忌仿佛隐隐明白了些,连忙道:「青姐,我没有嫌弃你,我只是随便问问……只要你对我好,我便对你好。」说着,轻轻将武青婴拥在胸前。

武青婴抬起臻首,怯怯的低声道:「小弟……你说的是真的么?」声音软糯娇弱,俏脸梨花带雨。

「当然」看着武青婴的楚楚模样,张无忌怜意大起,俯首向她芳唇吻去。
「我刚舔了你那里,脏……」武青婴连忙偏首。

「不怕,青姐都不嫌,我还嫌我自己么?」张无忌嬉笑道,咬住了她的花唇。
武青婴嘤咛一声,皓臂环住了张无忌的脖颈,主动将雀舌探到他的嘴中,供他吮吸。

二人半晌唇分,俱是剧烈喘息。

武青婴俏脸嫣红,媚眼如丝的看着张无忌,腻声道:「小弟……你还想么?」
张无忌间武青婴俏脸虽还带着泪痕却已烟眼媚视的妖娆形态,欲火腾的又窜起,猴急的道:「青姐,我还要。」

「那你是想继续慢慢享受呢还是想弄出来?」武青婴「哧」的一笑,贝齿咬着花唇,娇声问道。

张无忌看天色已然不早,又觉那肉茎硬的实在太久以至小腹有些酸痛,便挠了挠头,俊脸微赫着道:「青姐,我想泻出来。」

「那你坐下,狐仙姐姐让你快活到天上去。」武青婴擦了擦泪痕,忽的噗嗤一笑,在张无忌胸脯上轻轻一推,让他坐道石头上,然后款款行到张无忌腿间,娇巧的跪了下来。她看着眼前的阳物,用小手握了,娇声嗔道:「真是个坏东西。」
说着,妙目睇了张无忌一下,蓦地羞怯不已的轻声道:「你的……比他的大多了……也漂亮多了……」语音低柔,微不可闻。说着,武青婴俏脸嫣红的低下头去,慢慢的将那龙头纳入檀口中。

这一番张无忌再没有刻意去压抑那肉茎上快速涌起的极致销魂,在武青婴雀舌的灵巧舔弄撩拨下,快感如洪水般从肉茎汇入体内,不断蔓延潮涨。

武青婴的雀舌绕着龙首冠沿一圈圈的捻动,直把张无忌伺弄的失魂落魄,欲仙欲死。

张无忌感到体内的欲浪愈来愈汹涌澎湃,激起波波滔天快感,忽地小腹剧烈的痉挛了一下,一股迅疾热流便如决堤之水向阴茎泄去。他不禁俊脸扭曲,咬牙切齿般说道:「青姐,躲开,我要泻……不行了……」正说着,精窍就被肉茎内喷涌的热流撞的大开,接着他感到身躯一轻,刹那间仿佛跌入了云雾一般。
武青婴却没有地吐出阴茎避让,而是更加快速的吞吐舔弄着。待张无忌肉茎开始剧烈的颤抖的时候,她小嘴蓦地紧紧裹住那硕大龙头,大力的吮吸起来。
「呃」随着张无忌仰首一声沉闷的低吼,大股精水从阴茎内喷泻而出,射进武青婴的小嘴里。

「唔」武青婴闷鸣一声,蛾眉微蹙,喉咙却咕隆一声把喷入口中的阳液咽了下去,紧接着感到又一股热流接踵而至……

武青婴不停的连忙吞咽,却不料那精水似源源不断般连连射入嘴中,又急又多,让她应接不暇,食之不及,蓦地被呛了一下。她微微惊慌,忙将阴茎吐了出来,却不料那物事还在喷泻,顿时浇在了她的脸上。武青婴「呀」的失声轻叫,连忙紧闭了双眼,有些失措的跪在哪里,可那肉茎还在一弹一跳,意犹未尽的射出股股浊液,尽数落在她的脸上。

半晌后武青婴才恍若梦醒,忙用小手把脸上黏液抹掉,张开双目看了看,只见手上已经白花花黏糊糊的一片。她犹豫了一下,终还是将手往地上甩了甩,然后瞪着张无忌,嗔道:「小弟……你……」

张无忌低头看向武青婴,只见她精致稚纯的俏脸上已经糊满了黏稠的浊液,显得艳靡不堪,心中顿时又是一荡,本已微微变软的肉茎在胯间又剧烈的弹跳一下。

「呀……怎么还有……」武青婴一声惊叫,随着那肉茎的弹跳,又一股精水喷射了到她的美目上。她忙不迭的偏转臻首,把眼睛上的浊液给抹掉。

「我……青姐……对不起……」张无忌看着狼藉不堪的武青婴,颇为愧疚的说道。

「小弟,你真的坏死了!」武青婴狠狠地剜了张无忌一眼,娇嗔道。她把黏糊糊的小手放在面前看了一看,忽然伸出了雀舌,在手上轻轻舔了一下……
「青姐……脏……」张无忌见状不由有些吃惊,连忙阻止道。

「哼」武青婴瞪了张无忌一眼,伸出小手攥了那依然半硬的肉茎徐徐的揉撸,见那龙头的精窍里依然在慢慢的流着精水,不由道:「怎么还有……」前两日(淫色淫色4567Q.COM)被张无忌射在穴内虽然小腹被撑得微涨,却终究不知道有多少,如今看了才知道他竟射的的如此大量,比卫璧的要多上很多。

「我也不知道……」张无忌呐呐的说道,射在武青婴的脸上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他感到随着武青婴的揉撸,小手上的精水涂遍了整个胯部,湿黏湿黏的。
武青婴伸出雀舌舔掉唇瓣上的精水,忽然娇媚的呢声道:「不脏,只要是小弟的就不脏……」说着柔靡一笑,低下臻首将那龙头又含在了口中吮吸起来。她一边吮着,一边巧笑着抬眼瞟看张无忌,小手依旧在半软的阴茎上套撸着。
射精后的阴茎不复之前那般硕大坚硬,被武青婴含在口里吮吸也没有之前那般刺激销魂,但如此绝艳的丽人给自己用口舌伺弄还是让张无忌得到了无尽的心理满足。他感到浑身舒爽,不由嬉笑道:「青姐,是什么味道?」

「你要尝尝么?」武青婴闻言,吐了口中的肉球,戏谑的看着张无忌道。
「不要……」张无忌吓得连忙拒绝。

「嗯……没什么味道……不过抱龙诀内说女儿家吃阳精可以滋阴的……」武青婴微微羞赫的说道,心中却想:「味道比师哥的好多了,师哥的闻着又腥又臭,他的这只有一点点腥味,并不难吃。」

张无忌心中一荡,又笑道:「那以后便一直给青姐吃吧。」

武青婴「呸」了一声,娇羞的嗔道:「谁稀罕……」说着,小手在阴茎上轻轻捏了一下。

「哎哟,捏断了可没得吃了。」张无忌夸张的叫了起来。

武青婴闻言噗嗤一笑,抬头对张无忌道:「那就捏断它,省的你欺辱我,嘻嘻……小弟……以后我们两个一起时……你不要再提他好吗?」说着,琼鼻蓦地一酸,又接着柔声道:「小弟,我……清白身子都给了你……今后自会对你一心一意,不会再和他有任何瓜葛……」这一刻她说着,心中满是悸动,世间一直以来的伦理终还是束缚了她,让她对眼前这个得了自己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的少年充满了屈服和依附感。不知何时起,在张无忌面前,她再不复平时的伶俐心机。

张无忌见武青婴美目楚楚,语气却颇为认真,也不由微微感动,便说道:「青姐,我听你的话儿,从此不在你面前提他。」

武青婴闻言心中一喜,美目中又蒙上了一层水雾,小手更加轻缓的揉摸起来。
看着那兰花般的莹白小手玩弄着自己的阳物,张无忌心中微微荡漾,说道:「青姐,我们明天……」

「明天我们不要见了吧,后面几天都不要见……等我月事完了后……」武青婴截断张无忌的话,娇羞的说道。

「可是……」

「小弟,你且忍耐个几日(淫色淫色4567Q.COM),好么?」看着张无忌懊恼的模样,武青婴噗嗤一笑,又娇声道:「今日(淫色淫色4567Q.COM)被你弄得人家七上八下的……又不能和你……行那事,端个难受,还不如躲开你这小魔王几日(淫色淫色4567Q.COM)……来,姐姐再给你吃吃……」说着,她妩媚的横了张无忌一眼,低下头去又含住阴茎,温柔的吮裹起来。

看着武青婴像猫一般的伏在自己胯间,细心的柔柔舔掉阳物上的浊液,张无忌心中涌起了一股满足感,不由又想到了朱九真。自己初恋朱九真,虽也得到了她的身子,却是强行索得。而现今和武青婴你腻我浓,比之和朱九真单纯的肉体愉悦却要强上不知多少倍。见武青婴俏脸上依然没有擦拭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张无忌怜心大起,刚欲用手替她擦拭,眼角却忽然瞥见远处一颗树旁多了一条身影。

张无忌抬头一看,心房顿时剧烈的跳动起来,微微的羞怯和慌张从胸间升起,还隐隐夹杂着一丝莫名的兴奋与悸动,接着他感到胯股不受控制的哆嗦了一下。
武青婴伸着雀舌如猫般的舔弄着,小手里握着的阳物虽然已经半软,却比师哥的硬起之时还要大上许多。她芳心微颤,一股雌伏感也在脑海中微微荡漾,刹那间觉得能伺弄的让张无忌开心便是自己的开心事一般。

正舔弄着,武青婴忽然感到小手中大肉虫般的阴茎忽然弹跳了一下,精窍里又流出了些许精水,她微微吃了一惊,娇嗔道:「小弟,怎么你还……」说着,抬眼看向张无忌,却见他恍若未闻,正瞪大了双目怔怔的看向自己的背后。
武青婴隐隐感到不妙,连忙回转臻首,向身后看去,一条熟悉的身影赫然映入眼帘,她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芳心间惊惶不已。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j522 金币 +53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