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蔷薇微凉生日快乐作者wind0000


字数:6201


蔷薇微凉生日(淫色淫色4567Q.COM)快乐——蔷薇深沈

「分手!」

蔷薇叫的歇斯底里。

她试图了解他,可是他的世界好难懂。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人一个接一个出现在她视线里,为什么每一个都让骄傲的她有深深的挫败感。

「蔷薇,不要胡闹。」

深沈只是淡淡的皱着眉。

他不懂,为什么女人总是这么不冷静,明明,他就在她的身边。

他不需要骄傲的孔雀,也不在乎高傲的凤凰,只是想在她的身边,有一个安安静静的港湾。

「她们都比我优秀!她们都可以那样对我说话!你为什么不去找她们!?」
蔷薇昂着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保持最后的尊严和骄傲。

他只是皱着眉,难道这时候不该发火不该咆哮么?难道跟她们说的一样,他只是玩儿玩儿,从来没有在意过自己么?蔷薇的心颤抖了,手颤抖了,身体颤抖了。

「我要的是你。」

深沈只觉得头疼,这个笨女人,那些疯女人怎么说,跟自己又没有关系,他又怎么知道疯子是怎么想的。

再说,他不是就在她身边么,为什么还要问这样的问题,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笨女人。

「分手!」

蔷薇扭过身,打开衣柜,扯下眼前每件衣服扔在床上。

她不能面对他,眼泪已经要止不住,心,已经疼的让她喘不过气。

为什么,他就这么不在乎自己,难道,真的爱错了么。

「蔷薇,别胡闹!」

温暖的大手,紧紧的抓住蔷薇的肩膀。

曾经,她陶醉在这大手的怀抱,那是一个让她随时能安静下来的地方,在里面,就不会有人伤害到她。

可现在,这手,只会让她想起每一个坐在自己面前的女人,聪明,美丽,高挑,高傲……她只觉得自己被击的体无完肤,连最后的尊严都破碎成砂砾。
「你滚!」

蔷薇用尽全身力气,喊出这一句,摔下手里的衣服,夺门而出。

可是没能走出大门,就被人狠狠的拽了回去,摔倒在床上。

「你只能在我这里!」

深沈不敢让蔷薇离开,这个傻丫头,真的会彻底离开吧。

可是要怎么做?深沈不知道,他只知道,不能让她离开。

蔷薇摔倒在床上,她发怒了,从来,他没有这样对待过自己。

可是没等自己坐起来,又被掀翻在床上,身体被压住,无法翻动,手被捆了起来,她清楚地感觉到,绳子滑过皮肤。

他要干什么?蔷薇慌了,他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自己。

一只手,又一只手,蔷薇的双手已经失去了自由。

她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她恐惧了,害怕了,大声的叫嚷着。

马上,一件东西塞进了她嘴里,冰凉,让她只能呜咽。

接着,她被蒙上了眼睛,世界被隔绝了起来。

他要做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蔷薇害怕了,这是一个陌生的深沈。
蔷薇只能感觉,她看不到,正在发生什么。

虽然不停的扭动,但是她还是被放在了椅子上,冰凉的触感告诉她,这是家里那把老摇椅。

她最喜欢蜷在上面,晒着暖暖的太阳,就像猫。

现在,绳子又一次滑过肌肤,她不得不遵从绳子的束缚,摆出羞人的姿势,把私处暴露在空气中,暴露在他的视线里。

虽然,不止一次被他看光,可是,这种感觉还是让人难以忍受。

他在干嘛?什么没有动静了?蔷薇努力的分辨,可还是分辨不出来他在做什么。

心中的忐忑,让脑子安静不下来。

脑海中冒出来的,是一个又一个羞人的场景。

他在做什么?是不是又在盯着自己的私处?这个样子,一切的秘密都遮挡不住,似乎可以感觉到他的视线,就跟触手一样,在撩拨着自己的欲望。

蔷薇觉得脑子好乱,已经分辨不出,现在的自己,是愤怒?是伤心?是激动?还是欲望……自己是爱他的么?可是,她拿什么去爱他?那什么去跟那一个个的女人去争?她不够温柔,不够聪明,没有事业心,更不能给他任何助力。

只能为他做做饭,陪他散散心,给他带来一个又一个的小麻烦……没等蔷薇理清自己的思绪,就被一阵刺激打断了。

那是她最熟悉的那双手,温暖,有力的手,正抚摸过自己的肌肤。

这双手仿佛带着魔力,抚摸过哪里,哪里就开始发热。

这双手爬过山峰,滑过平原,进入山谷,让蔷薇全身都热了起来。

蔷薇试图扭动身体,去躲避那双魔手,可是却只是让自己更加觉得燥热。
心里有股火苗,隐约在燃烧,她觉得口干舌燥。

魔手又一次攀上山峰,在峰顶轻轻的抚摸。

蔷薇只觉得全身的神经被放大了百倍,以前毫不在意的轻微触感,现在就像是热油浇在大火上,一下就让自己叫出了声。

那声音,让蔷薇恨不得鉆进地缝了,不是尖叫,而是低吟,仿佛魅惑的魔曲,勾的魔手开始用力的揉搓。

随着魔手的用力,蔷薇的呻吟开始婉转,婉转的低吟又催动了魔手,如此往复循环……蔷薇觉得自己已经昏了头,她已经忘了为什么会这样,也无法思考将会怎样,只是任由火焰在心头跳跃燃烧,任由自己随着魔手呻吟。

魔手放弃了山峰的阵地,开始入侵山谷。

只是一下,蔷薇就忍不住颤抖。

那魔力是如此强大,只是轻轻的一下,就让她到了崩溃的边缘。

可是魔手却突然消失了。

蔷薇试图扭动身体,她不知道,自己是要躲避未知的魔手,还是要探寻魔手消失在了哪里。

是要躲避,还是追求。

突然,双腿被用力的分开,私处覆盖上了一个热热的,软软的东西。

只是一下,拨动了心弦,蔷薇忍不住,嘶叫了起来。

仿佛受到了鼓励,那软软的东西开始在蔷薇的私处不停的拨弄,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一会儿转圈,一会儿拨弦。

蔷薇努力抵抗着,试图夹紧腿,可却一次次被证明是徒劳。

一种陌生的感觉从小腹升起,她只觉得有什么堵在下面,想要畅快,却无法达到。

终於,这种感觉积累到了极限,仿佛沖破了一切阻碍的江水,喷涌而出。
蔷薇已经无法判断,她只想大声喊出来,让胸口堆积的那快感发泄出来。
身体已经失控,已经不是自己的。

她就想风浪中的小船,一次次被抛上浪尖,又狠狠的摔下来,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沈浮,终於安静了下来……解开绳子,摘下眼罩,蔷薇终於安静了下来。
任由深沈抱起她,就仿佛孩子一样,蜷缩在他怀里。

沖洗过后,蔷薇静静的躺在床上,再没有打闹,就跟以前的每个夜晚一样,蜷缩在深沈的怀里,静静的睡去。

=================================
他是那样优秀,她一直知道。

那天,一个女人坐在了她的面前。

波浪卷的秀发,贴身的连身裙秀出大S曲线,高挑的身段,把身材诠释的那样完美。

手里的皮夹,诉说着她的身价。

相对无言,静坐了许久之后,女人开口了。

「你配不上他。」

虽然心里忐忑,但是蔷薇绝不会示弱,「是他选择了我,而不是你。」
「那只是可怜你。就像可怜一只猫。」

女人的眼神是那样犀利。

「那就是说,你连让他可怜你都做不到。」

蔷薇扬起下巴,诉说着自己的骄傲。

「我可以满足你任何条件,离开他。」

女人不为所动。

「就算我离开他,你也一样没有机会!」

蔷薇依然骄傲。

女人离开了,带着不屑与高傲。

蔷薇却没有力气站起来离开。

这是第几个?她已经记不得。

是啊,自己只是一只丑小鸭,没有美丽的容颜,没有显赫的家世。

她是一只小野猫,只喜欢在草地里奔跑玩闹,而不是高贵的波斯猫,坐在窗台上高傲的俯视。

女人说的也没错,她跟他相差太远,他有自己的事业,需要的是合作的夥伴和生意上的助力,而自己,什么都给不了。

坐在车上,蔷薇一言不发。

深沈扫了她一眼,并没有开口。

他喜欢的,是她的简单,她的直接。

不用再时刻提防着暗处的刀剑,不用再绞尽脑汁去计算得失。

他有自己的骄傲,一切都由自己来获得。

不去乞求,不怕挑战。

只是,他也需要一个可以放松的港湾,哪怕,偶尔会闹些小脾气,依然还是那个可以放下一切,不需要顾虑什么的小窝。

他虽然可以掌控一切,却无法直接表达自己的想法。

「我在你身边,这就是我的选择,这就说明了一切。」

他觉得,行动胜过一切语言。

既然已经把一切都摆在了你的面前,那还需要什么语言来解释么?他不理解,为什么已经做了这么多,她却反而越来越疏远。

他喜欢她,也绝对不会放开她,没错,是他的,他一定会得到,没有人可以跟他抢!「回家,换衣服,去吃饭。」

为什么,每次都是命令,难道自己就是他的一件玩偶?都不需要征求一下自己的意见?蔷薇突然觉得难以忍受,只想沖下车,肆意的奔跑,让风吹走自己的烦恼。

「停车!」

蔷薇大声的尖叫。

眼前,那个女人的影子仿佛幽灵一样,游荡不散。

深沈皱皱眉头,牧马人轰鸣着,又提高了一些速度。

「我叫你停车!!」

蔷薇抱头大叫,她受不了,那个幽灵如跗骨之蛆一样,挥之不去。

一个拐弯,车停进一条小巷。

深沈转过身,看着蔷薇。

「你,有心事?」

「你管我!」

蔷薇拉开车门。

没走两步,又被拽回车上。

「你,有心事?!」

她被紧紧的箍在他怀里,努力挣紮,却只能扭曲几下身体。

「我又不是孩子!不用你管我!」

仿佛发怒的小狮子,蔷薇撕扯着。

却一次次被证明徒劳。

「回家,换衣服,去吃饭。」

深沈仿佛没有听到,又一次重复着。

「你管我!!唔……」

蔷薇用力全力大吼到。

尾音被堵在了肚子里。

霸道的吻封住了蔷薇的唇。

我不是玩具!蔷薇在心里呐喊。

可是身体却迷恋那个拥抱,那个吻。

怨气集结成火焰,被这一个霸道的吻点燃,烧得蔷薇浑身发烫,软弱无力,任由深沈肆意在身上抚摸游走。

蔷薇的火焰,不光点燃了自己,也点燃了深沈。

呼吸开始粗重,抚摸开始用力,燥热让深沈失去理智。

「她是我的!我的!」

内心在宣泄,宣示自己的主权。

衣服是如此的碍事,阻挡了蔷薇柔嫩的肌肤,手下用力,贴身的小衬衣瞬间化为碎片。

那两片丰腴的雪白,就那样被强迫释放了出来,攥在手心,细腻,温软,那一点坚挺在温软中尤为突出,挑动着激情的心弦。

头紮在她丰腴的山谷间,清香,甜美。

肆意的享受着温软的触感,追逐品尝着那一点殷虹的樱桃。

蔷薇已经无法辨别自己的心绪,只是抱着他的头,紧紧的压在胸口,就仿佛守护她全部的世界。

手下再用力,小套裙瞬间化为布片。

来不及褪去最后的屏障,只是把那小布片拨在一边,他的分身就顺利的滑入早已泥泞的山谷,直达深处。

蔷薇抱紧他的头,低声呜咽,深深的满足,带着一丝丝的痛楚,不由自主,开始在他的身上驰骋。

就仿佛激昂的乐曲,一节高过一节,终於,攀上顶峰。

仿佛被抽干所有的力气,蔷薇瘫坐下来,却正好让坚挺的分身直触最深处,一阵颤抖,热流喷涌而出,淋湿了他,在车底形成一滩水洼……

================================
「什么时候结婚?」

深沈仿佛在讨论晚上在哪里吃饭。

「你疯了吧?!」

蔷薇仿佛在看神经病。

深沈扭转身,盯着蔷薇,「什么时候结婚?」

「我不是你养的狗!」

蔷薇忍不住开始咆哮,「我是人!我不可能让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我更不可能无视你跟别人打情骂俏还无动於衷!」

「你是我的人。」

深沈完全是答非所问,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改变。

「我不是!我是我自己的!」

蔷薇咆哮的声音又上了一个台阶,「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没钱,我没背景,我没能力,我不能在事业上帮助你!你干嘛还不肯放过我!!」

「我喜欢的是你。我自己有能力,有办法,不需要你在事业上帮我。」
深沈稍微有些认真的样子,「我喜欢你,只有在你这里,我才不需要时刻保持警惕,我才能完全的放松。」

深沈停顿了一下,「你是我的,我不会放手。」

蔷薇沈默了,她内心开始挣紮,她知道,他一直就在自己身边,不管那些女人怎么勾引,他都一直坚定的站在自己身边。

可是她太自卑,这种自卑源自自己内心深处,就算所有道理她早就都已经知道,还是无法抑制的自卑。

「我配不上你……」

仿佛一下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蔷薇瘫软在沙发里,环抱着自己的双腿,紧紧的缩成一团。

「没人,能从我的手里逃走。」

深沈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我选中了你,那我就不会放走你!」
蔷薇保持了沈默,一言不发。

「站起来。」

深沈站在蔷薇面前。

蔷薇没有反抗,只是站起来,默默的脱光衣服,露出自己傲人的身材。
深沈一言不发,皱着眉头,看着蔷薇。

蔷薇跪下来,解开深沈的皮带,掏出分身,含进嘴里。

深沈一把推开蔷薇,眼睛里都是严厉。

蔷薇靠在沙发上,低着头,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

突然,蔷薇的世界天旋地转,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趴在了沙发靠背上,丰满的臀部高高翘起。

「啪!」

臀部被狠狠的拍打了一下,痛感瞬间传来,蔷薇咬紧牙,没有让自己叫出来。
可是疼痛过后,臀瓣上热热的感觉,让身体有了一丝异样。

「我要的是你!不管你怎么样,我都是喜欢你!」

深沈有些愤怒。

蔷薇依然一言不发,默默地承受。

「啪!啪!……」

一下接着一下,臀部开始变得火热。

蔷薇紧咬下唇,努力将自己的声音堵在嘴里。

可是火热的感觉,顺着脊柱传递,就连小穴也开始火热起来。

「嫁给我!马上!」

深沈开始咆哮,「我不会让你就这么跑掉!」

「啊……」

蔷薇终於忍不住呻吟出来,心也似乎开始融化,就希望这么被他占有,牢牢的抓在手中。

「嫁给我!」

深沈怒吼,手下更加用力。

「好!」

蔷薇终於忍耐不住,大声嘶喊。

瞬间,空虚就被火热的填满。

「你是我的!」

一上来就是火力全开,凶狠的占有,每一处都被侵占,每一下都顶在最深处,将蔷薇的心也一起融化。

「就这样被他占有吧……」

蔷薇默默的对自己说到,放下了自卑,放弃了抵抗,任由高潮席卷了全身,变身成只知道高潮的淫兽。

诱人的呻吟从口中响起,和啪啪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合成一首交响曲。
深沈在身后猛烈地沖击,每一下就重重的打在蔷薇的屁股上,很快就会来一波高潮。

D杯的奶子随着沖击摆动,不时拍打在沙发靠背上。

蔷薇的嗓子已经有些嘶哑,可还是忍不住高声的宣泄身体所感受到的刺激。
突然,长发被紧紧攥住,蔷薇不得不仰起头。

「你是我的!」

声音就像命令,「我是你的……」

蔷薇不由得下意识的重复。

「永远不许离开我!」

「永远……不会……离开你……」

就仿佛是开关,瞬间高潮来临。

跨坐在深沈的分身之上,蔷薇用力的拥吻着深沈。

当勇敢的迈出那一步,自卑也好,恐惧也好,都瞬间破碎,心里满满的都是他,再也容不下其他。

「什么时候结婚?」

还是那一句话,仿佛没有任何感情,平淡的几乎没有语调。

可是蔷薇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随你。」

是啊,一切都随着他,只要有他在身边,还有什么不可以?深沈深深拥吻着蔷薇,头一次,他直面了自己内心的恐惧。

虽然他强大,有力,可是他一样会恐惧失去她。

如果不是被恐惧逼的喘不过气,他也不会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蔷薇完全占有。
深沈的分身在蔷薇体内开始悸动,又是一次高潮。

蔷薇弓起身,嘶哑的几乎发不出声。

不忍她再嘶喊,深沈停止了攻伐。

他就要爆发,可是却为了自己而隐忍。

蔷薇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紮着起身,滑坐在地上,将那布满液体的分身吞进嘴里。

温热的环境让深沈绷紧了身体,快感再次来临,他居然这么快就到了极限。
喷涌而出的液体让蔷薇的呼吸都为之一窒,不得不吞咽下去,这才获得一丝喘息。

轻轻地舔弄,将最后一滴液体都吸出来,再用力吞吐几下,分身这才软下去。
趴在深沈的怀里,蔷薇带着笑容睡去。

只要有你,就算失去全世界也不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