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淫男亂女6.中年娼婦


6.中年娼婦就在第二天的早晨,李銀安去世了,一家人也不是很悲傷。由于

他毫無知覺的在床上躺了兩年,這對于他或許是個解脫吧。

出 后,正是晚上8 點多,小雄獨自一人郁悶的在街上瞎逛,不知不覺就逛

到了錦山公園的門口,沒有多想就進去了,順著山道向上走,公園內的人不是很

多,有幾對情侶在林蔭下的卿卿我我。

“小兄弟!”不知道什 時候從小路邊的樹下竄出一個人來,下了小雄一跳,

一股廉價的香水味撲鼻而來。“小兄弟,有什 心事,跟姐姐說說。”

是一個女人,借著昏暗的路燈仔細看,是個年約四十左右的女人,濃妝下掩

蓋不住滿臉的滄桑,張的並不難看,就是妝化的太濃,有些嚇人。

“別煩我!”小雄白了她一眼,繼續往前走。

那中年婦人緊跟了幾步說:“小兄弟,別往前走了,里面沒有燈,不安全,

小心劫道的。”

小雄站住了,回過頭說:“你心腸不錯啊。”

“那是——,你好象不高興啊?咋了讓父母罵了,還是讓老師說了?”

小雄搖搖頭倚在大樹下,中年婦人說:“咋樣,讓姐姐給你寬寬心吧?”

“咋個寬法?”小雄懷疑她是個妓女。

中年婦人偎了過來說:“小兄弟,你有錢嗎?”

就是個妓女。“你都這個歲數了還出來混?”

“咯咯,看來小兄弟是老手啊!那我就不要彎子了,二十塊錢給你口爆,加

十塊錢連后面都給你舔。五十塊錢讓你肏一下,八十塊錢讓你走后門。”

“呵呵,阿姨,你多大了,還這個價錢?”小雄戲弄的說。

“小兄弟,你說個價,關鍵是我干淨啊,我不是職業的,白天有正當工作,

晚上出來賺點。”

“誰知道你的老屄干不干淨?這樣吧,嗯……口交,后門,最后口爆,總共

五十。”

“哎喲,小兄弟,太少了,不行。”

“不行就算了!”小雄轉身就走。

“別,你看你這人,咱們在商量啊。”

“沒得商量。”

“唉……好了,好了,就依你了。”

然后中年婦人拉著他走進樹林中,在一棵粗大的槐樹下停了下來。小雄依在

樹下,中年婦人伸手解開他的褲帶說:“看你的年齡一定不會有啥病,咱就不戴

套子吹啊,等會你肏我屁眼時候在帶套子,好不好?”

“可以!”

“哦,小兄弟的雞巴不小啊!”中年婦人獻媚的說,用手輕輕 動著,蹲下

身軀,從隨身代的包里拿出一張濕巾,小心的 小雄擦拭陰莖。

張開紅唇在龜頭上親了親,覺得沒有異味,伸出舌頭圍著龜頭舔舐,她的舌

頭很靈活,技巧的輕勾重舔。而在對陰莖進行口交時候,又拿出一張濕巾 小雄

擦拭肛門。

她的一舉一動是如此的專業,說什 也不象是個業余妓女,“你很專業啊!”

中年婦人 起頭說:“ 了更好的伺候客人,我看了好多黃片學的。”

小雄在她的臉蛋上摸了一把,皮膚還算光滑,她的手握住雞巴的感覺也很細

嫩,不象是出苦力的,難道會是機關的干部?

小雄不在說什 了只默默享受這個中年娼妓代給他的快感。她吸舔了一會兒,

舌頭滑過會陰在小雄肛門上勾舔。

這帶個小雄的是癢和舒適。她的舌頭一絲不苟的在肛門菊花瓣上來回滑動,

不時的向肛門內擠,每擠舔一下,小雄的肛門就顫抖一次。

小雄想干她了,在她頭上拍了一下,中年婦人 起頭問:“有干的意思?”

小雄點點頭,她微微一笑,自包里拿出一個安全套,撕開包裝,將安全套放

進嘴巴中,又含住龜頭,用舌頭和嘴唇將安全套一點一點的套在雞巴上。

她站起身來,伸手進到裙子中將內褲拉到膝蓋處,雙手扶住大樹,屁股高高

翹起,說:“我包里有一瓶潤滑液。”

小雄從她包里找出了,打開蓋子,倒出幾滴在自己雞巴上,然后把雞巴頂在

婦人肛門處,用力一定,龜頭就擠了進去,哦,不錯,還挺緊湊的。雙手拉住她

的胯部,下體向前用力,雞巴又進入了半根。

“哦,你的雞巴好粗大啊!使勁干我!我喜歡大的雞巴。”小雄再次用力,

雞巴整個的插入婦人的屁眼中,屁眼口緊緊夾住陰莖,小雄抽動著,每一次都使

雞巴正根沒入。

“嗯……小兄弟……嗯用力……哦……在用力……使勁肏我……我喜歡……

哦……嗯哼……嗯……不錯……就這樣……嗯……嗯……嗯……嗯……嗯……嗯

……哎喲……好爽……嗯……”婦人的呻吟在小雄聽來不象是真的,很象是表演。

“肏死你個臭妓女……嗯……肏爛你大屁眼……啊……哦……干……”小雄

咬牙切齒的叫道。

“肏死我吧!啊!……啊!……嗯……嗯……嗯……爽啊……”她扭動身軀,

屁股擺動,迎合小雄的肏弄。

天上的月亮今天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連星星都少了,微風吹拂樹梢,看

來明天要有雨啊!

小雄干了一會兒,讓她轉過身來背靠大樹,托起她的左腿,雞巴在她屁眼里

狠狠的抽動,每抽一下,中年婦人就配合的呻吟一聲。

就這樣又干了十分鍾左右,小雄拔出雞巴說:“我要出來了!”她忙蹲在地

上,用手拽下安全套,張開紅唇含住龜頭吸吮,精液噴出,她吸食著,並舔干淨

雞巴,然后用濕巾擦干淨嘴巴說:“到底年輕啊,精液的味道好好吃啊。”

站起身來,提上內褲,整理好衣服說:“你真的很厲害,我真的很想讓你肏

一下我的屄。”她在小雄額頭上吻了一下。

小雄遞給她五十塊錢,她收放在包里說:“今天天黑看不清,有機會白天我

讓你看看我的屄,很干淨很漂亮的。”她從包里拿出個紙片說:“這里有我的電

話,你有時間給我打,我不要你錢,讓你白肏一回,我真的喜歡你的雞巴,我還

從來沒有和你這個歲數的男孩作過。”

小雄沒有吱聲,把紙片放進口袋里。

“這 晚了,你回家吧,要不你爸媽好擔心了。”

小雄聽出她話里的關心,點點頭說:“謝……謝!”轉身往林子外走,走了

五六步扭過頭問:“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嗎?”

“什 ?”

“你說你沒有和我這歲數的男孩作過。”

“真的!”

小雄點點頭,說:“我……會給你打電話的,我……叫小雄。”

中年婦人說:“小雄?!我記得了,我叫顧煥湘。”

“湘姨,我走了!”他轉過身跑出了林子。

中年娼妓顧煥湘呆呆的,“肏,我咋會告訴他名字呢?”

顧煥湘慢慢走出林子時候,腦子里還在想著這個叫小雄的孩子, 什 我會

對他這 好感? 什 ?

難道……天啊,他好象自己死去的弟弟啊!真的啊!弟弟也是這 大的時候

和自己上了床,姐弟倆都是第一次。可惜弟弟后來參了軍,在一次抗洪搶險時候

犧牲了,那年他才剛剛二十啊。

下一篇:哥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