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鸳鸯谱】第11回作者迷燕miyen


字数:11100



第十一回:神功鍊就,花楼沉雪梳妆

王嵩回到家裡,先向母亲请安,就到书房读了些文字。夜裡,拿出老道那本秘笈勤加修练,由于王嵩聪明过人,反应敏捷,才几日功夫,果然把那话儿练出些效果,不但粗长许多,还可运气使唤,作些搅动伸缩的动作,王嵩自是欣喜万分。

女人是最美丽的动物,更是上帝的得意杰作,如果这美丽的杰作能和你袒程相见,那将会是多麼旖旎?多麼令人遐思的神奇啊?所谓:

淡粧多态,更的的,频回眄睞;

便认得,琴心相许,欲綰合欢双带。

记画堂风月逢迎,轻顰浅笑娇无奈;

向睡鸭驴边,翔凤屏裡,羞地香罗暗斛。

这是一首春情的词,描写著美人多彩多姿,顾盼传情的神态。在明朝当时的妓院中,很流行这种填词的玩意儿。一些风流才子、骚人雅士等,都讲究在妓院中露上几句,以表示自己的才华,显示自己有学问。当时更有很多的名妓,在这方面颇有研究,无论是应对、或是填字,也都能够附合韵味。所以有许多公子哥或是文人墨客,妓院便是他们经常聚会的地方。

王嵩并非家财万贯的少爷,但在长相方面,生得非常出眾,面如冠玉,两条微向上挑的浓眉舒展著,直挺的鼻子,配一张红嫩的嘴,称得上一表人才。而且王嵩的智慧,更是无人能比,所以在才学方面也还不错,无论是天文、地理,可说是样样精通。具备这些优厚条件的王嵩,每番应著学友的邀约,到风月场中玩乐,当然是受欢迎的对象,无论是老鴇或是那些鶯鶯燕燕的女子,都慇勤的侍候著。而这许多鶯燕之中,最得到王嵩的喜爱的,就是醉香楼一个名唤沉雪的女子,她正式下海接客还不到半年,到目前为止,还是个含苞待放的清倌人。嬤嬤正为她物色对像给她开苞,既然被王嵩看中了,这当然是再好也没有的了。

就沉雪本身来讲,年纪刚满十八岁,正当黄金年华。那34C、24、34的迷人身材,长的眉清目秀,亭亭玉立,皮肤白嫩,尤其一双勾魂杏眼,水汪汪的,一张樱桃小嘴,永远流露著甜甜笑意,难怪王嵩他一眼就看中意她。从此以后,每当华灯初上,王嵩和一些同龄的朋友,便会在此聚会。

这一天,王嵩用毕晚饭,刚要整理衣服出门。

母亲李氏忽然对著他说道:「嗯!你坐下,你也不小了,我们王家人丁单薄,所以为娘的希望你早点能完婚。妳既与冯家表妹有婚配的打算了,可不能辜负人家。至于外面的,在正室还没娶进门前,偶而玩玩可以,可不能当真。」

王嵩道:「娘!我知道呢!请母亲放心。」

王嵩一踏出家门,想要试试「迷燕神功」的威力,便直接前往妓院,去拜访旧情人沉雪。小别胜新婚,尤其是多情的人儿,此时沉雪一付哀怨神情,一双含情脉脉的媚眼,凝视著他,像是在怪罪他为什麼这麼久不来。经过王嵩捏一番理由解释,沉雪认为情有可原,小腰一扭便坐在王嵩的腿上,摇摆几下,不知何时,王嵩的大鸡巴已经被摇摆得挺的直直翘。一阵冲动,王嵩双臂一揽,把沉雪抱个满怀。王嵩的手不停地在沉雪的粉腿上游走,像似饿虎下山飢渴的模样,王嵩的手移向沉雪的玉户时,沉雪不由得脸色通红道:「嗯……不行…………」

王嵩问道:「为什麼呢?我要……」

沉雪道:「人……家……还是清倌儿……」

王嵩道:「那有什麼关係,我给妳开苞!」

沉雪虽然身在妓院,可是到了这时候,也羞得低头不语。

王嵩问:「怎麼不说话呢?」

沉雪道:「人家……不好意思说!」

王嵩道:「我们又不是刚认识,怕什麼?」

沉雪羞红了脸颊,靦腆著说:「唔……你去问我妈……我做不了主的!」说完小腰一摆,挣脱了他的怀抱,掩著娇顏,就跑出门。

一会儿,嬤嬤就进来道:「大少爷叫我吗?」

「喔!妳来的正好,我有事和妳商量商量!」

嬤嬤急忙说:「这可不敢当,你有事吩咐我就是啦!」

王嵩道:「我想要替沉姑娘成人,还希望妳能作主。」

「哎呀!这可是我们家沉姑娘的造化哪!沉雪也满意公子的为人,大少爷你要怎的,你说了就算数啦!」

王嵩接著又问:「但不知道要多少梳妆礼金?」

「哎哟!你大少爷随意就行了,我又不是不肯!」

两人客气半天,还是王嵩说出了价码,一百两银子,嬤嬤听了,欢喜的合不拢嘴,连忙请了个安就出去了。再度回房的沉雪姑娘,只见她低头含春,又是高兴又是羞。王嵩看了赶紧过去抱住她,往床上一放,她羞得闭上眼睛。王嵩觉得飘飘然的,刚要动手为她宽衣,她娇躯一闪避开了。

「嗯!……还没吃饭呢!看你急成这样子!」

「哦!妳不说我倒忘了!」

「真是昏了头的大色鬼!」说完,笑得週身颤动。

王嵩道:「什麼!妳说我什麼!」王嵩则不甘示弱,伸手去抓她,搔她的痒,沉雪笑得更是厉害。

沉雪娇羞的说道:「不说了……就饶了我吧!」

王嵩道:「可以!那要亲亲热热地叫我一声!」

沉雪忸怩的说道:「你先放手…………我才叫!」

「好!妳不叫,就让妳知道我的厉害!」

「哎呀!笑死人了!肚子都笑痛了啦……」

「叫!还是不叫?」王嵩的手又伸了过来。

沉雪连忙道:「等一下嘛!你……过来!」

等王嵩附耳过去,她才轻轻叫声道:「情哥哥!……」

晚宴是一桌丰富的酒菜,还邀请了院里的姐妹们。此时沉雪又经过了特别的妆扮,更是明艳动人,娇美万分,使人越看越爱,恨不得一口吞了下去。酒足饭饱,同事姐妹们都散去了。王嵩此时微有酒意,沉雪扶他到合欢床上,为他宽衣解带,侍候好之后,却跑到桌边守著那对大红烛。

「小娘子,妳还不睡?」

「等一下嘛!人家要守著这对红腊烛,烧完才能睡!」

王嵩听了,急忙向桌上一望,那对花烛还有那麼长,要等它烧完,那不是要等到天亮?于是便下床拉过沉雪姑娘。

「忙什麼呢!你这个人就是这麼急,自己也不害羞……」最后,还是含羞的依了他,一同上了床。罗带轻解,沉雪身上的綵衣一件件地飞落床下,最后只留下一件仅围著前胸的金绣肚兜,沉雪不肯再脱下去了。

「不要嘛!人家已经脱光了!……」此时,只见她雪白的肌肤,白白嫩嫩的,甚是娇艳动人,王嵩早已伸手过去,抓住她的玉乳。

沉雪的娇躯一闪,说道:「不许你这麼轻狂,摸的人家好难过!」

可是她如何抵挡得了王嵩,最后仅能遮住前胸的肚兜也给鬆脱了。此刻,眼见两个中碗型玉乳颤动著,半掩的阴户微微隆起,乌黑浓密的阴毛,好叫人心动。沉雪被看得娇不自胜,连忙用手遮掩阴户,娇嗔道:「嗯!不许你这样……看人家……」

「谁要妳长得这麼迷人呢!我就是要看!」王嵩一面喜孜孜的欣赏沉雪那迷人的阴阜,不禁好奇问道:「雪妹,妳那阴阜怎的特别隆凸,好像个桃子般?」
沉雪听了,不禁羞红了脸,濡濡的应声道:「那……那……那是我们家姑娘……在十二岁起,每天都要……坐……坐罈子……啊……羞死人了!」

「坐罈子?什麼叫坐罈子?为什麼要坐?」王嵩一连又问个不停。

沉雪羞得不肯说,王嵩一直依著她追问,沉雪不得已,这才细声的说道:「就是像我们家这样的姑娘,每天要练习坐在酒罈子上,把阴阜靠坐在罈口上,日久了,阴阜自然会隆凸起来。」

「那为什麼要坐罈子?」

「那是让……让阴阜……隆起如桃,比较好看,同时……同时阴户会比较紧緻细密,如此客人会比较喜欢……」

「那隆起如桃的阴阜,有何妙处?」

「羞死人了,怎的一直在问!那般的阴户小穴,会挟的男人舒服啊!」
「喔?那好哩!……等下我得试一试!」

沉雪不依,王嵩用手一拉,两人拥抱在一团。他的手在乳房上揉捏著,直把沉雪抚弄得娇喘起来:「嗯……嗯……痒死人了……」下面掩著玉穴的手又不敢放开,只好任他揉弄了。

「嗯……唷……人家受不了嘛……」说著说著,沉雪把手移开,移到玉乳上,不让王嵩揉它。这时沉雪阴户蜜穴大开,王嵩趁她不注意,突然分开她的双腿,他要细细欣赏这个桃花源洞。

「啊!不来了……你不要看嘛……」她娇羞地叫著。

王嵩那裡忍得住,伸出舌尖,吻上了她的玉户。

「哥……不能这样…………我受不住啊……」她狂了,小腰扭摆了起来。
「啊…………」的一声长吟,沉雪突然娇啼起来,玉体在不停颤抖,原来玉户上的小阴唇被王嵩给吸住了,而且不停地吮舔著。

沉雪惊慌大叫:「哎呀……哥……不行呀……这要……这要人……人……人命了……唔……难过嘛……快……快……快点儿……放开……啊……放开……」王嵩仍旧狂吮著。

「快……哎呀……你会要了妹妹我的命……啊……」沉雪一阵紧张,双腿夹紧臀部猛挺,最后她终于瘫痪了,玉户流出了许多淫水,王嵩全给吞了下去。王嵩被她的浪态,挑逗得慾火上昇,飞快地脱去内裤,挺著大龟头抵在阴户洞口摩擦著。

「哎呀!好……疼……哟……」痛字才将出口,下体又一阵刺痛。

「啊!哥……疼呀……轻点儿……」沉雪不顾一切使劲的想避开他的插入,谁知王嵩把腰一挺,她立刻感到身体要裂开似的,其疼难忍,大叫道:「呀!好狠心哟……哥……疼……疼死我了……」额上的冷汗直流,一张垫在屁股上的白绸,满是血滴。

王嵩一阵快感,为了使她不太痛口,所以暂停下来,连忙用手去抹沉雪的额角,怜惜的说:「疼得厉害吗?」

沉雪道:「还问呢!疼死人了!」

「现在呢?」

「现在有好一点了。」说完之后,还送了王嵩一个媚眼,王嵩看了就轻轻地动了几下,鸡巴头顶到了穴心。

「啊!哥……酸死了……」

「哥……哥……我的哥哥……你弄的我……好乐……哎呀…………真舒服……嗯……嗯……我受不了啦…………」

「啊……哥……好哥哥……不要再……再磨了……我实在受不了……」
「嗯……小亲亲……让妳止止……痒吧……」

「嗯……哥……哥……这……这才够意思……嗯……好舒服……嗯……哼……唔……唔……」

「嗯……唔……小亲亲……妳真可爱……妳的小穴……又紧又滑润……嗯……嗯……唔……唔……太好了……」

王嵩挺著鸡巴磨转著,她扭动了一下臀部,不由得嗯!了一声,双手搂紧王嵩的身体,屁股动了动。

她有些难受地说:「哼……用力一点……唔……」

王嵩便猛插了几下,她急喘了一口气。突然,沉雪身子一阵颤抖,口中叫道:「哎呀……哥……妹妹完了……」紧跟著直喘著气息,静止不动了,但口中还唸著:「哎……哥……哥……我的亲爱的哥……哥……」

王嵩感受著沉雪阴道挟紧阳具的滋味,想到沉雪竟然生就的是玉女名器中的「鸡雉穴」。这种阴户的膣道极为狭窄,阴门也很细小,而它的花心突出向前,其前端就如鸡舌般尖尖的。如果阳物细长,只消一进大门,便能轻而易举地碰触到花心底部,所以不可鲁莽地直冲而入,否则很容易让女性受伤。相反的,如果阳物又粗又短,那就棋逢对手,乐趣无穷了。花心太浅是这种阴户的缺点,由于很容易搔到痒处,所以一般说来,都是女性先达到高潮。这种女性是阳物短而易洩的男人的好物件,不过,要是遇到阳物粗长的男人,那麼女人就受不了啦!
王嵩不忍她太累,便抱著她睡著,但他的大鸡巴也没抽出来,就让沉雪的阴唇含住了。过了一会儿,王嵩感到沉雪在缓缓而动了,她的阴户在一摆一摆的,让龟头在穴眼上磨呀磨的……。

「嗯……哼……」才磨了几十下,花心被大鸡巴的龟头顶得酥麻酥麻的,沉雪忍不住的磨得更是火速了。

「啊……嗯……唔……」她浪哼了起来。

王嵩假装刚睡醒的样子,问道:「雪妹,妳在做什麼呀?」

沉雪娇羞的说道:「哼……人家……人家…………」欲言又止。

王嵩装作不知道:「什麼……人家……人家的?」

沉雪道:「人家……人家……忍不住……忍不住嘛……」

王嵩故事促狭的说道:「什麼忍不住了!妳怎麼不睡觉?」

「不是……哼……人家难过死了……」

「什麼?」

「哎呀!人家……我不来了……哥哥知道啦!」

「真的不知道呀!」

「好哥哥……我要……我要嘛…………」

「妳要什麼,拿去好了!」

「好哥哥……我要……我是要……人家怎麼拿嘛!」

「哎唷……好哥哥…………我要你的大宝贝啦……」

「那妳拿去好了!」

「不要……我要哥哥你动嘛!……」她淫荡得像个荡妇,什麼都说。

「那妳要我怎样?」

「我要插…………穴儿嘛!……」

「我还要睡觉!」

「啊……哥……求求你……给我插插嘛……」

沉雪的小穴痒得实在难受,也顾不得羞耻,翻身伏在王嵩身上,两手拨开玉户,抓住阳具就往里套,套动七八下,龟头只进去一半,竟也舒服的叫著:「嗯……好哥哥……这……这才够舒服……嗯……好痛快……好舒服……嗯……唷……唷……」

王嵩这时故意将阳具抽了出来,沉雪著急的说:「哟……哥……插进去嘛……插进去嘛……哥……」

王嵩听了,才又将阳物挤了进去,一边道:「嗯……随妳……怎麼摆佈……嗯……」

等到大鸡巴被淫水浸湿了,滑润了些,沉雪将粉臀一坐,不停地套动起来。「啊……疼……」,那大阳具深入顶到子宫口,但她咬牙忍著。

「哥……顶一下嘛!……」王嵩知道沉雪已浪到极点,这才轻轻一顶。
「啊……哥……鸡巴好大喔……好舒畅哟……」嘴里哼著,小屁股也随著下压,大鸡巴已慢慢向里滑。

「唔……唷……顶得妹妹……好爽快啊……」在大龟头触及玉户深处时,她颤抖声叫著。

躺在下面的王嵩,静静地欣赏著沉雪的浪态。

才一会儿,沉雪忍不住阴户的酸痒,她浪叫道:「哥……我要动……快动…………」

王嵩这才挺了起来,沉雪便往下套动著,大鸡巴塞得阴户满满的,阵阵的酥麻传来。王嵩为了增加她的快感,用手捏著她的乳头揉弄著,这使沉雪更痒到心里,下面的小穴也被引得一缩一放,一放一缩地咬著,小屁股不由得扭摆起来,还不时的左右摆著,直乐的她哼道:「啊……心肝哥哥……大鸡巴哥哥……嗯……好舒服……嗯……美死我了……好哥哥……唷……唔……唔……」

阴户含住大鸡巴不停的翻进翻出,花心吻得龟头酥酥麻麻的,好不快感,王嵩也叫道:「雪妹……我好舒服……重一点吧……」

两个人淫叫在一起,也浪成一团。那大龟头带著浪水,弄到王嵩小腹到处都是,她套得更快了,小穴吞吞吐吐个不停。

沉雪娇喘嘘嘘道:「哥……妹妹……就要……哎呀……」

沉雪紧张了,全身用力猛套著,雪白的小屁股快速下压。

王嵩道:「雪妹!要丢了吗?」

「嗯……嗯……就要……丢了……嗯……啊……不行了……小穴丢了呀…………」沉雪禁不住心里的骚痒,猛然的狂洩了。她连忙抱住王嵩,全身一阵颤抖!但是王嵩这时却在紧要关头,见她停止了插坐,连忙一翻身,就狠狠的干起来了。

「哎呀……好狠呀……」大鸡巴落得好快,抽得好高,沉雪喘著说:「嗯……亲亲……嗯……嗯……嗯……不要顶了……唔……妹妹……小屄屄……受不了啦……」

王嵩如此狠狠的干了百来下,沉雪又叫道:「哎呀……快顶……小穴又出水了……」王嵩的大鸡巴实在插得她太舒服了,阴精再度猛流,使她通体舒畅抖颤。
王嵩感到龟头一阵酥麻,突然小穴在收缩著,紧吮著大鸡巴头子,这种滋味使他难以忍受,急忙顶著花心,急速抽插。「噗!噗!噗……」一股阳精刺刺的直射花心。

沉雪猛惊叫道:「哎……唷……唔……嗯……哥……射死我了……啊……真爽快……」随即她又是一阵颤抖。

两个人都瘫痪了,休息了一会儿,沉雪状似满足的微笑,又娇声说道:「哥……舒服吗?」

「嗯!…………妳呢?」

「………………」她微笑的点点头,紧紧搂抱住这心爱的人儿。

「妳真美,我要妳常陪著我!」

「真的?」

「过二天,就来找妳!」

「啊!哥…………我真要高兴死了啦!」

王嵩吻著她,她轻轻的说:「哥!我真不知道该怎麼说,可是我又怕……」
「怕什麼?」

「怕哥的大……吃不消!」

「大什麼?」

「你的……大鸡巴,好吓人喔,……真要人命!」

「喜不喜欢?」

「嗯……嗯,喜欢死了!」

沉雪说著,小手握住软软的鸡巴,与王嵩相拥而睡了。

良宵苦短,第二天一早,王嵩先是醒来。看到一旁的沉雪,就一把搂住,先是一阵长吻,沉雪推开他,说道:「哥!也不怕别人看见!」

「雪妹,爱不爱我?」

「嗯!才不爱呢!」

「真的!让我试试看!」

说著,伸手溜进沉雪的内裤,摸到那迷人的穴口,只觉得湿湿黏黏得。沉雪一扭腰,说道:「哥!不要嘛!让别人看见了,羞死了!」

「还说不想,刚摸著就已有浪水了!」

「嗯!别说人家嘛!」沉雪说完,羞得小脸通红,就顺势靠在王嵩的怀里,任凭他吻著。当他摸得性起时,双手一抱美娇娘,就要挺身插穴。

沉雪忙道:「啊!哥……不要,这麼早会让别人笑死的!等一会儿,哥要怎样就怎样,别急成这样嘛!嗯!…………」

「不!我现在要!」

「好哥哥!先洗个澡,舒舒服服再玩……不好吗?」

「那妳要陪我洗!」

「好吧!」

一番好言相劝,这才止住了王嵩的慾火,两个人相偕一前一后进入浴室。
「哥…………不许你疯,要不然我不和你洗!」

「好!」王嵩一面脱衣,一面应著。

片刻之间,两个赤裸的人儿卧在浴池中。这时沉雪紧偎在王嵩怀中,王嵩的手捏著她的玉乳,不停的揉著,直逗得沉雪口中「唔……唔……」的哼著,浴盆内的水亦被摇得「哗哗」外流。

沉雪娇声的说:「你答应人家不疯嘛!哼!我不依……」

两人四腿相贴,沉雪的玉腿紧抵住王嵩小腹上,前面两条粉圆修长的玉腿交叉处,乌黑一片,那根肉棒子呢?正夹在玉腿的交叉处。

沉雪被揉得难过的说:「哥……不……我不要……别揉了……好难过呀……」

这时王嵩才轻轻搬开她的玉腿,让龟头插入穴口中去。

「啊……不……不要……还没洗乾净……」说著,竟微抬起娇躯来。

「哥……我帮你洗!」沉雪边说边拿肥皂替他抹身体,抹到那大鸡巴时,格外地仔细,小手细细地在上面揉弄著。

王嵩看著她说:「好雪妹,人家难过死了!」

「哥!真是个急色鬼,先洗乾净嘛!」

「那我也替妳洗!」王嵩说著,一隻手摸著她的玉户。

「嗯!……不要摸,痒死人了!」沉雪扭腰想摆脱他的纠缠,细心的为他洗澡。

「哥,闭上眼……不许你看!」沉雪看见他闭上眼后,这才低下头去洗桃源洞口。

他们足足洗了一个鐘头,才相依的回到房间,王嵩早已忍不住了,一把抱住沉雪放在床上,情不自禁地吻遍她的全身,直吻得沉雪娇笑连连:「好哥哥,吻得人家痒死了!」吻完后,王嵩才脱光衣服,一把搂著美人儿。

「雪妹!真想死妳了!」

「嗯……,人家也是想你,尤其是这里,那滋味好难过哟!」

「那里想?」

「全身都想,想得人家……两条腿都用力扭……」沉雪翘著小嘴,一付娇态。
「那个小东西,不知道想不想我?」

「还说呢!想得人家裤子都湿湿的!」

「那是浪得很呀!」王嵩见她如此思念,连忙亲吻她的小嘴。

「才不是呢!」

「那我要看看……」

「不要啦…………」

沉雪嘴里说不要,可是两条玉腿却慢慢张开来了,露出那迷人的阴户,突起的阴唇红润润的,一张一合,格外迷人。王嵩转过身来,用手分开阴唇,马上吸吮起来。

「啊!哥……哼……」吻得沉雪小屁股直摇、直挺著阴户。王嵩再吐著舌头,在玉户上舔吮著。沉雪被这风流郎舔吮了几下,已是神魂颠倒,淫水直流,她哼著道:「哥……我好像要飘了……嗯……我要吃……你的宝贝……大鸡巴……嗯……快……快……快嘛!……」

她浪得难以忍受,伸手就扶住那个大鸡巴,歪著头,小嘴就吮吻著阳具,然后张开了嘴,一口就吞下了大龟头:「哥……好大哟……嗯……好……」王嵩被她吸吮得酥痒难耐,不禁向前顶。

「好了,哥!别动!」说著,还用舌头舔著马眼。两个人此时已是慾火高涨,身体摆个不停,一个是屁股拚命上顶,一个雄腰伸缩,最后都忍不住了。王嵩才转身抱著沉雪的玉体到床边上,他自己却站在床下,站在她的两腿之间,用手握住鸡巴,对著她的阴户,猛力刺了进去,真是其快如箭,大鸡巴已全根没入,大龟头顶著发颤的花心。

「唷……嵩哥……顶死我了……好舒服……嗯……」刚浪了一半,大龟头又是一顶一抽,抽插得沉雪全身猛颤,浪水直流。

王嵩连续抽插了七八十下,插得沉雪更加发狂了:「啊……呀……插死我了……我要……哥……吻我……」王嵩知道她要洩了,急忙用龟头猛力磨转。
「啊……不行……要丢了……嗯……」她浑身用力狂抖著,浓浓的阴精狂洩而出。可是王嵩还是猛浪的抽送著,看著沉雪已瘫痪的躺著,精水向床上直流,床单湿了一大片。王嵩不停的挺送著,直插得沉雪死去活来,连连丢了三次,娇喘嘘嘘,王嵩看她娇怜的模样儿,才放慢下速度来。

沉雪此时得以喘息,便娇喘道:「哥……好猛喔……插死妹妹啦……」
沉雪休息了一下,也好了许多,便又开始摆动著屁股,迎合著王嵩的抽送,还不断发出淫声浪语:「爽啊……我咬住……你的龟头……紧不紧……酥不酥……啊…………」

王嵩听到她的浪叫,也爽叫著:「好妹妹……哥……也要丢了……」

王嵩感到龟头一阵酥麻,阳精也狂射了出来,沉雪的阴户内一阵阵的冲激,整个人被烫得软绵绵的。

王嵩扶在她的身上,直喘著大气。沉雪娇媚的打了他的鸡巴一下,说道:「都是你这个坏东西!」

「哎唷……痛死啦……」王嵩猛然的叫起来。

「真的痛?快让我看看!」沉雪连忙用手握著王嵩的鸡巴,轻轻地抚弄著。
「哥……还痛不痛?」

「嗯!痛!」沉雪听说痛,急忙张开嘴含住了龟头。

王嵩笑了起来道:「哇!好美!」

沉雪知道上当了,他是逗著自己玩的,所以撒娇的一手推开鸡巴,说道:「好了啦!哥!别再闹了,该起来啦!快去洗洗吧!」

沉雪洗完身子从浴室出来,想到等下情郎一定还要吻……要玩……,不觉羞红人脸,因此换了一盆清水,再好好的把那阴户清洗一番。王嵩这时在床上等得发急,一看见她进来,就含笑道:「快来呀!雪妹!」

「才不来呢!你坏死了!」

「喜爱吗?」

「哼!想要人家那个……才不呢!……」一语未毕,王嵩猛然的跳起来,跑过去搂住了她。

「嗯!……哥!饶了我吧!」可是王嵩却在她的身上乱摸,笑得沉雪上气不接下气的。

「哥!我不敢了啦!」

「要叫好听的才行!」

「好好……心肝哥哥……行了吧!」

「不行!」

「那要叫什麼嘛!」

「妳自己知道!」

说著两人搂成一团,王嵩头一歪,含到了她的尖乳头,就不停的吮吻起来,弄得沉雪直流浪水,屁股也开始摇摆起来。王嵩知道她春情发动了,想著她的阴道有些宽鬆,便脱口说道:「好雪妹……插一下屁眼好吗?」

「嗯!我怕痛!」沉雪听姐妹淘说过,知道后庭花是怎麼回事,况且她们这行的,本来就得应付客倌的慾求。

「不会的!我会轻轻的弄!」于是王嵩挺著大鸡巴,沾了些淫水,在她的屁眼上磨了磨,便轻轻地一挺。

「哎唷喂呀!痛死我了……」

「好雪妹!忍著点,我轻轻的插。」王嵩说著又轻轻顶了一下,沉雪因屁眼收缩紧咬龟头,不用大力是拔不出来的。

「嗯!不能动……」

王嵩暂时停止,两手捏弄著她的乳头。不一会儿,沉雪又桃脸生春,小玉臀开始摆动起来,沉雪娇声道:「哥!动一动嘛!」

王嵩便缓缓推送著,慢慢连根插入,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刺激得沉雪快乐无比,小屁眼紧紧包著大鸡巴,舒服极了、美极了。接连抽插几下,王嵩被这种从未有的快感,刺激得难以忍受,失去了平素的温存,只见他狂顶了起来。
「妹妹……好舒服……我要动……我想插……妹的……屁眼……」

王嵩像发疯似的,急剧地抽插著。这时沉雪为了要让情郎享受,所以忍著痛,任他疯狂的抽送,还不时挺动著屁股,配合他的动作,渐渐地,小屁眼被大鸡巴插鬆了。

「妳不……痛了吗?」

「嗯……好爽……舒服透了!」

由于沉雪不再痛,所以又哼了起来。王嵩连连抽差了一百多下,他开始紧张了,大鸡巴也更长更粗硬了,突然他插得更快了。

「哥……不能丢……妹妹我……屄屄……还很难过……快……快到小穴里……嗯……啊……唷……哥……哥……嗯……」可是小屁眼的快感使王嵩无法忍耐。

「不行!妹妹……快来……快快……唷……不行了……要丢……给妹妹了……啊……」沉雪感到小屁眼里,一股滚烫的精液喷射出来了。

射精后的王嵩,只有紧抱住她的小蛮腰,面部贴在她的背后,享受这难以形容的快感。

「哥坏死了!……快躺下来……抱紧妹妹再说……」说著两个人就睡在床上,沉雪轻轻向前抬起玉臀,让大鸡巴滑落出来。

「妹妹!真的舒服死了!」

「哼!还说呢!人家痛死了!现在被你逗得难过死了!」

「等会儿,我会让妹妹很舒服!」

「嗯!我才不要呢!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要嘛!」说著狠狠的捏了大鸡巴一下。

「哎呀!……那妹妹要让它硬起来!」

「不……我不管……我要嘛!……」说著,一脸飢渴的模样,张开了小嘴就含住大鸡巴,往下轻咬了一下。

「真爱死它了……我要咬下来……」这句话逗得王嵩哈哈大笑。

「哼……我要……」她忍无可忍,小嘴整个含住阳具,慢慢吞吐著。

「嗯……哥……人家想嘛!」小嘴吸吮著,嘴里还不停哼著。

「哇!……它硬起来了!」沉雪忘形的叫著,又不好意思地将脸偎在阳具旁边,吃吃笑著。

王嵩知道她浪的难过了,急忙将她翻倒身下,摸她的阴户。

「哥……我痒死了……快……快点给我……好吗……想死了……啊……快……快!」沉雪这时的浪态迷人极了,满脸既媚又淫的表情,小屁股高高的抬起,等候大鸡巴的刺插。可是王嵩仍然不慌不忙,他喜欢欣赏沉雪的浪态,尤其是浪得不能忍的时候,王嵩用手指扣进阴户中掏动了几下。沉雪两颊火赤,浪水又猛一冲,弄得王嵩手指尽湿。

「嗯……小穴里面痒啊!……」

这时,王嵩才俯在她两腿之间,扶住大鸡巴在淫水中磨擦。直逗得沉雪咬牙切齿不住颤抖,双腿猛夹他的腰。

「哥!快点……插进去嘛!」王嵩见她这样急相,猛的向前一挺,已是胀成六寸多长的大鸡巴就连根进入。

「哎唷!……美死我了……」沉雪嘘了一口气,连忙挺著阴户迎合他。淫浪之水不停的往外流,她大声浪叫著:「嗯……哥……我……我……舒服死了……干吧……唷……狠狠地……插……狂点……喔…………」

王嵩抽插起来,问道:「雪妹!舒服吗?」

「嗯!……唷……好好干吧……」王嵩连抽插了二百餘下,沉雪又紧张的娇喘呼呼。

「哥……乐爽我了……妹妹……忍不住了……」沉雪感到极度快乐,突然四肢紧缠住王嵩,她一挺一颤的道:「哥!……丢了……唷……」

王嵩并不停止动作,他要这美娇娘更舒畅。大龟头仍在不停的进进出出,抽得淫水顺著屁股沟向下流。又抽插了百餘下,「啊……」的一声大叫,沉雪又忍不下这心里的痒,小嘴哼道:「哥……哥……我的亲丈夫……哎唷喂呀……饶饶妹妹我吧……哎唷……又丢了……受不了啦……」

王嵩的大鸡巴,插得她实在太爽了,淫水向外直流。沉雪通体酥麻,每一个细胞都颤抖起来。王嵩紧紧的搂住她,用舌尖伸入她的小口里,不住运气吸吮,这才使沉雪没昏过去。王嵩看她媚眼又在转动,已恢復了精神,这才托起屁股又猛力抽插一阵,连续用力地抽插数十下后,王嵩将鸡巴紧抵住花心,接著一股浓烈的阳精喷射而出,沉雪也猛然一惊,再度狂丢不已。

两个人同时到达高潮了,也同样鬆了口气,彼此紧紧的拥抱著,不住的颤抖。良久,沉雪终于嘘口气道:「哥!美吗?」

「妹妹!好美!好棒!妳呢?」王嵩知道她心里的感受,温柔的回答,并吻了她一下。

沉雪轻轻答道:「嗯……如同哥一样,甚至更美爽呢!」说著含羞的笑著,两个人又无言的拥抱在一起。他两人的心情,正默默地交流著。她笑了,他也笑了。

「哥!妹妹什麼都给你了,希望哥永远的爱我!」

「雪妹,我会的!」

王嵩、沉雪这一对爱侣,恩恩爱爱的,竟连时间也忘了。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中,已到了第三天。在一边看著沉雪妆扮的王嵩,可等不及了,先拉过沉雪,不容分明就将她按在床上替她宽衣,两隻手可不閒著,左揉右抱,不停的在她身上摸索,直羞得她杏眼圆睁。二个人赤裸相贴,生理上都起了异样变化,沉雪这时心痒难耐,可是她仍忍耐著,王嵩这才反身俯在沉雪身上,轻分玉腿,大龟头就抵住她的小嫩穴上,轻轻地那麼一挺,沉雪羞的轻呼一声,阳具已进入了一半,再用力一挺,已到小穴的花心了。

她猛烈的一颤,叫道:「哎呀……」

沉雪樱口直喘,插进去的大鸡巴开始运动了,龟头磨在小穴心上,直磨得沉雪阵阵酥麻,浑身发颤。王嵩的大鸡巴在沉雪小穴里抽插了百来下,沉雪无法忍受了,她也开始挺动屁股,也不时地哼哼著,最后她被插得欲死欲仙,竟连连丢精了。

她浪叫道:「妹妹不行了……受不了啦……哎唷……我呀……快……哥……好厉害呀……」沉雪说完,粉脸已是通红一片。

王嵩这才将大鸡巴拔出,俯在沉雪的身上,再轻轻一抵,塞得浪水横流,原来沉雪早就浪得要命了。

沉雪娇呼道:「呀……啊唷……好过癮哇……嗯…………」

王嵩知道沉雪春情大动,也就不客气了,大龟头就像雨点一样,直落在她的桃花心眼上,那浪水「滋!滋!」的响著,顺著阴户流到床舖上。王嵩抽插了百餘下,沉雪再也受不住的浪叫道:「哎唷……唔……啊……爽呀……哥用力插吧……嗯……妹妹……升天了……」

王嵩狠狠猛猛的抽插著。沉雪大叫道:「哥……啊……不行了……妹妹受不了……嗯……哥……真是厉害……唔……」

「哥哥!你真厉害!」王嵩好像受到鼓励似的,更是拚命地干著。

沉雪狂叫道:「哥哥……给了妹妹吧……哎唷……不能再干了……哎呀……真要插死妹妹了……」

王嵩本想再忍著性子,狠狠插弄一阵,可是看到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激情一动,又猛干起来。

沉雪叫道:「嗯……哥……快……又要洩了……」

王嵩也叫道:「好妹妹……唔……哥哥也要……快来……快咬……啊……我要……出来了……唔…………」一阵猛烈的精液,直射沉雪的花心。

「哎唷……呀……射死我了……」两个人顿时瘫软地拥抱在一起。

王嵩也喘息著说:「嗯……嗯……妹妹……好美……舒服极了……嗯……啊……妳舒服吗?」

沉雪娇喘道:「哇……嗯……太舒服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